[2]001:拯救的含义

[2]001:拯救的含义

打到了魔王的勇者,将成为下一个魔王。

一个白华所知,无聊又真实的童话。

值得讽刺的是,打到了魔王,结束战争的人——白华·亚瑟道尔,虽然没有成为魔王,却被往日的战友们敬畏,最终封印。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毕竟,一个能凭借个体力量和名望改变世界走向,无人可制衡的勇者,任谁都会忌惮。

只是存在就已经破坏平衡。

对此,白华无法反驳。

不过魔王以死,战争结束,那么自己这个勇者无声隐退,也不失为一个好结局。

就这样,在封印中沉睡,直至寿命终结。

这是封印前一刻,包括白华与神灵们在内,所有人的想法。

可惜,那位极具智慧的魔王,仿佛早已料到了这一切,赠与了杀死自己的勇者白华,最初亦是最后的赠礼与诅咒。

一个,是大陆所有掌权者都在渴望的宝物,百年战争的起因。

一个,是智慧的魔王,研究出来却迟迟不敢公布,更不敢使用的秘宝。

前者,让白华的力量飞跃式的增幅,不仅仅在封印中保持清醒,还能延伸魔力观测外界。

后者,令白华得到不死不灭的生命形态,至此生命永恒,就连想要自杀都做不到。

这是他人渴望而不可求的宝物,可对白华来说,却是货真价实的诅咒。

保持清醒的同时观测外界,眼睁睁的看着战争再次开启,自己的一切努力化为无用功,曾经守护的那些,原来是这样的脆弱而可笑。

看着一个个国家的王者,因为找不到魔王研究的暴怒,甚至互相怀疑,发动战争。

作为一个旁观者,白华注视着一切的发生,他不再是勇者,甚至没有行动的自由。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为了那种可笑的理由战斗?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根本就不存在吗?那只是一种术式,你们是不可能找到的!”

然而,没有人听得见白华的声音。

他被囚禁于以‘神灵’这个概念构成的牢笼,都不能算作一个真实的空间。

任何生灵都无法聆听他的声音,即使是编织这个牢笼的神灵们,也没有办法。

打从一开始就没有人想过放他自由,更不会无聊的来编写解除封印的术式。

就这样,白华在封印中待了十年,也看了十年。

那些上位者丑陋的嘴脸,令白华生出憎恶与懊悔。

憎恶着无法阻止的自己,懊悔当初自己杀死魔王。

无力······

纵然拥有超越神灵的伟力,也是那般无力。

“假如,魔王没死,现在大陆应该已经一统,战争就不可能发生了吧?”

这是对于杀死余的人的诅咒!

魔王临终前的话,在白华脑海中回荡。

“将我变成了不死的怪物,看着世界向我不希望的方向发展,这还真的是最恶毒的诅咒呢。”

苦笑着,白华收敛魔力,作出了完全不像是勇者的作为,自我逃避一样的事情。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再看下去的话,他会发疯,冲动打破这个牢笼。

是的,升华后的白华有足够的力量将牢笼破碎。

但他不能这样作!

破碎这个牢笼,代表抹杀‘神灵’这个概念,所有神灵都会死亡。

而神明是从世界初生时,初原的概念中诞生的意志,以星球灵脉生出的形体。

杀死一位神灵,就是抹杀一个概念。

比如杀死火神,世界将失去火焰与温度,除了力量强大的个体能无视,所有人都会受到影响,不在有热,不在有冷。

虽然,几年过后灵脉会孕育出新生的火神,温度的概念回归,可这几年的时间,世界大部分生灵都会灭亡。

这也是百年战争中,魔王有能力也没有抹杀神灵的原因。

“麻烦又犯规的存在。”白华苦笑着摇头,心中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也许,阿斯布罗三世才是对的,我才是邪恶的一方。”

一直以来坚守的信念坍塌了。

“你说的对,阿斯布罗三世,我现在后悔了,我在忏悔。”

“但是,你明明拥有为什么不给自己使用,那样的话,即使我也没办法杀死你啊,难道就是单纯的想让我后悔吗?”

对此自己的处境,白华感觉那样的悲哀。

他很清楚,那位极具智慧的魔王,不会因为这点无聊的小事作出赌气的行为。

但···

这是为什么呢?

“明明,只要使用在自己身上,阿斯布罗就能留得性命,即使有我阻止,在数十年后我寿命将近,凭借他的智慧,也能统一大陆的啊。”

这是缠绕了白华十年的困惑。

可惜,谁也不会懂得哪一位的想法。

而当事人已经死亡,无法回答。

“也许,是他早就料到,即使使用,野心也会被你阻止,最后落得和你一样的下场。”

一道声音蓦然传入白华耳中。

“······谁?”

白华惊讶了,甚至因此呆滞。

这个由概念构成的牢笼,谁能抵达这里?

封印是绝对的完美,进入这里是不可能的事情!

起码,在白华的认知中,没有生灵可以做到。

然而······

灵光在白华面前浮现,聚拢幻化成一个银白长发的少年。

“你···你···你是··唯一神!?”

白华瞪大了眼睛,蓦然回忆起,在自己得到‘勇者’称谓的那一刻,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嬉笑着说道“身为勇者,怎么能没有相匹配的武具呢。”并赠予了三件宝物,自称‘唯一神’的少年。

可在那之后,他再也没见过这位唯一神。

甚至向众多神灵打听,也只得到一个回答,“没有那种神灵”。

“你竟然真的存在?”

白华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他一度把这位唯一神当做是曾经的幻觉。

“我当然存在,不然,你以为三神器是怎么到你手上的?”唯一神没好气的轻笑着。

而白华望着眼前的少年,双眸中一闪,情绪激动起来。

“你··你的话,可以进来,那么也可以出去吧?带我一起出去,拜托你了,现在这个世界需要我!”

“还真是狂妄的发言呢,已经为杀死魔王感到后悔的你,竟然敢断言世界需要你?”唯一神眼带笑意的注视着曾经的勇者。

“你已经不再是勇者,甚至已经后悔成为勇者了,不是么?”

白华沉默以对,旋即真诚道:“我不再是勇者,但我不后悔成为勇者。也许现在世界需要的不是我,但也想为世界作些什么,即使这个行为,只是我的赎罪。”

闻言,唯一神仿佛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一样,畅快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果然是这样,虽然作为一个勇者,你还远远不够成熟,但你心中这份炙热的感情,我承认了,你有这个资格!”

“那··也就是说,我可以出去了?”

唯一神遗憾的摇摇头,道:“很可惜,我也没有那个能力。而且,你现在的状态出去,真的好吗?还是说,你想重复一次你之前所做的事情?”

“不,不会了,我会正确的选择!”

“正确的选择?那是什么,和魔王一样,一统世界?”

唯一神浅浅一笑,这样说道:“不要把视线总集中在世界身上,那样反而会令你的目光变得狭隘,所谓‘勇者’和‘善人’其实都是一样的,不过是换了一个称呼罢了。

都是在保护与帮助,而你总因为‘勇者’的称谓,执着拯救世界,但你从未学习如何像一个善人一样,从小事做起。”

“我···”

白华哑然,有着极高天赋的他,虽然经历不是随风顺势,但力量的获取,是在太过简单,也是因此,他的第一次帮助他人,就拯救了一个城镇,还真没有特地的去帮助某一个人。

“所以啊,你太好高骛远了,首先试着学会拯救一个人怎么样?”

“···如何拯救?”

唯一神开心的笑了,他知道,这个‘勇者’听进去了。

“再送你一份礼物,有了它,相信你会明白拯救的含义的。”

说完,唯一神转身就想要离去。

“等等!”

“还有什么事么?”

“你的名字,最起码告诉我恩人的名字吧?”白华深深的望着唯一神,似乎想要将其面容刻印在脑中,以后报恩一样。

对此,唯一神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你知道的,唯一神啊。”

“那不是名字,只是称号吧?!”

唯一神嘴角抽了抽,随即眼中闪过狡黠,有些调皮似的道:“300!编号,300。你可以这样称呼我。”

声音落下,银白少年的身影贫然炸裂,化为灵光消散在概念中。

“这不是完全没有回答吗······”白华苦笑着。

概念的牢笼再次恢复寂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这不由得让白华怀疑,之前的一切是因为自己在这个寂寥的环境中实在待久,精神错乱从而产生的幻影。

紧接着,一道机械的声音证明了一切的真实。

“程序激活——本源确认——救赎。”

机械无感情的冰冷,甚至有些杂乱的声音在白华脑内响起。

“确认宿主——半魔力生命体——白华·亚瑟道尔,与本机绑定完成。”

“本机唯一任务确认完毕——帮助宿主寻找救赎的含义。”

“宿主唯一任务确认完毕——回应诸天救赎之愿。”

“程序激活完毕,觉醒。”

短暂的呆滞后,白华便立即清醒过来,虽然不理解是什么,但想来,应该是类似之类的术式系统吧。

“这就是送给我的礼物,让我明白拯救意义的东西?”

但,一个术式,怎么让白华脱离牢笼去回应救赎之愿呢?

“好痛,好痛,每天都非得把身体打开,这样的事情,太奇怪了,我不要这样,我想和人类一样的活下去。”

空灵又有些颤抖的声音,只是听到,都能想象出声音主人所承受的痛苦。

这是愿望,来自异世界的祈愿。

于是,白华回应了。

“虽然是一个不断失败,最后连荣耀与自由都丢失了的被囚者,一个不合格的勇者,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会实现你的愿望。”

“······”

“宣告,汝之身托吾麾下,吾之命运附汝剑上······”

次元勇者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