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一章 醉犯天条

[1]第一章 醉犯天条

张大仙人在庆贺升迁的宴会上酒后失德,正逢天宫严打,从重判处剥夺仙籍终身,天庭永不录用,贬落人间,任其自生自灭,当即被丢入截仙池断了仙脉,然后逐出了南天门,朝着凡间直坠而下。天庭众仙竟无一人为他说情,当真是世态炎凉仙心凉薄。太上老君,我鞍前马后伺候你那么多年,不分昼夜为你煽风点火,熬药炼丹,每年三节两寿,老子哪一次少了磕头送礼?太白金星,你爱不释手的拂尘就是我送的,多少日夜,老子冒着被砍头的风险偷薅了多少天马尾巴才给你凑出这么一根独一无二的拂尘,你大爷的,我特么没功劳还有苦劳呢。托塔李天王,最不厚道就是你,你丫去茅厕的时候还不忘托塔装逼,却忘了是谁给你帮忙递得手纸……这厮越想越是悲愤,从心底深处发出一声怒吼。睁开双眼看到一道光,飞剑?不!飞剑哪有方形的?这是什么仙家法宝?广成子的翻天印?我闪!张弛想做出闪避的动作,可动作明显跟不上思维。P~I~A……PIA……(:⊙_⊙;)…白雾腾飞,粉屑四散,张弛被这记法宝结结实实打在了脸上,好在脸皮够厚,没觉得疼,只是被白色烟雾呛得接连咳嗽了两声,周围传来一阵哄笑。张弛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坐在一个方方正正的明亮房间内,周围整整齐齐坐着一帮身穿奇装异服,留着稀奇古怪发型的少男少女。刚刚砸在自己脸上的是一个巴掌大的毛毡擦子,上面扑满白色的粉末,呛到自己的就是这玩意儿。张弛眨了眨一双小眼睛,眼前依然冒着金星,脑海中突然现出一串数值,面部防御力10000,一时间还搞不清楚这一连串的数字代表什么概念,在他动用大脑思考这个问题的同时,又一串数值出现了,本体智商负250。“张弛!你给我站起来!”老师犹如被踩了脖子一样尖叫起来,别看她带着一千度的眼镜,手法力量都控制得恰到好处,在这间五十平方的教室里,但凡出手,例无虚发,百发百中,当然这一百次攻击其中有九十九次要落在张弛的身上。张弛又眨了眨小眼睛,一幅迷迷糊糊的样子,他首先想到的是,这该不是一个局?那帮仙人故意幻化设局欺骗自己?“我让你站起来你听没听到?”如同小猴子一样的同桌悄悄在课桌下面拍了拍张弛的大腿,低声说:“快站起来,孙老师真生气了。”听人劝吃饱饭,毕竟自己初来乍到,还不清楚这里究竟是人间还是妖界,先耐着性子观察一下形势再说,师道尊严,张弛向来对老师都是尊重的,于是赶紧站起身来,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身高缩短了不少,堂堂七尺男儿如今也就剩下五尺。体态也明显臃肿了很多,自己居然悲催地变成了一个胖子,站起来的时候肚皮不慎碰到了课桌,桌腿摩擦地面发出一阵刺耳的响声,无论怎样托生为人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孙老师指了指黑板上的方程式:“你有没有听课?你听没听我在讲什么?”张弛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上面鬼画符一样写了那么多的叉叉圈圈,他不懂什么意思。“知道你不懂,我真不知道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你上课睡觉我可以不管你,可你又打呼噜又磨牙,更过分的是你还说梦话,影响其他同学学习,你是在高三毕业班,是人生中最关键的阶段,所有同学都在努力复习,你居然还能上课睡觉,你自暴自弃,可不可以别去影响别人?”张弛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除了张弛这个名字,再也找不到和过去一丝一毫的共同点。可待人接物随机应变方面向来都是他的强项,好汉不吃眼前亏,该当缩头乌龟的时候必须要当,他深深鞠了一躬道:“对不起,老师,是我错了,是我辜负了您的期望,对不起!”情商250,看来250是我的吉祥数字,张弛心中默默道。孙老师看到他态度如此诚恳,气也消了一些,她叹了口气:“坐下吧,好好反省一下。”张弛抬起胖手,抹去腮边的口水,坐了下去,想不到却坐了个空,一屁股坐在了地下,臃肿的身子碰倒了桌椅,自然动静不小,这下又引得满堂哄笑,张弛的怒火值瞬间飙到了250,又是250,他明明记得刚才椅子就在身后,不用问一定是小猴子一样的同桌故意阴自己,妈滴个巴子,就你丫那小身子骨,老子一巴掌能把你拍出南天门。张弛已经准备爬起来一巴掌抽过去的时候,却看到了自己的攻击力为0,没看错,他的攻击力居然是0,更让他郁闷的是,自己身体的防御力是1,这身板儿和脸皮的防御力差了9999,老天爷,你玩我啊,好歹均衡一点行不行?张弛在心中掂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实力,好汉不吃眼前亏,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老子忍,搞清楚状况再说。“张弛,怎么回事?是不是侯博平捉弄你?”孙老师大声问道。张弛揉了揉被摔痛的屁股,这屁股的防御力的确比脸差太多,怒火值虽然在飙升,可他千年苦修的高情商居然很好地控制住了情绪,从地上站了起来,笑眯眯道:“是我自己不小心,不干他的事。”奇迹发生了,他的情商值上升了到了251,智商变成了-249。侯博平明显有些心虚,悄悄看着他,同样用奇怪眼光看着张弛的还有那帮同学,一个朦胧的光环在张弛的心中亮起,魅力值—10000,五位数随即变成了四位数,—9999,尼玛!我这么有魅力?刚有这个想法,智商瞬间回复到了-250,双商在线,杠杠滴!整个下午张弛都心不在焉,他努力收集着一切可用的信息,可因为一直都在上课的缘故,多半时间他只能在乱糟糟的书桌里面找信息,他找到了一个破旧的牛仔布钱包,从里面翻出了几张饭票还有十元皱巴巴的纸币,最让他惊喜的发现是一张硬卡片,背面印着居民身份证,正面有他的照片和现在详细个人信息。名字性别都没错,就是照片太丑,自己过去虽然称不上英俊潇洒,可也算得上是眉清目秀,现在好嘛,一胖毁所有,最让他郁闷得要数身高,根本比过去就矮出整一头啊!过去在天庭好歹也是玉树临风,俯瞰众生的存在,可现在看谁基本上都是仰视,视角不同,看到的世界也完全不同了。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放学,张弛开始面临另外一个问题,自己现在究竟是什么身份?父母是什么人?兄弟姐妹有几个?万事开头难,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张弛决定先按照上面的地址回家,至少先得有个管吃管睡的安身之处。整理书包的时候,同桌趁着他没注意在他背后贴了张纸条,刚刚得逞就听到一个愤怒的声音斥责道:“侯博平,你干什么?又欺负张弛?”侯博平被吓了一跳,张弛抬起头,看到一个身材瘦高的少年朝他们走了过来,怒气冲冲地盯着侯博平,来到张弛身边,一伸手帮他把后背上的纸条拽了下来,纸条上画着一只乌龟,还写着忍者神龟四个侮辱性的字眼。张弛不是没脾气的人,从天宫被贬下凡之后更是怨气冲天,不过他刚刚吃过大亏,现在又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理智告诉他要搞清状况再做决断,不可盲目冲动。侯博平不屑道:“周良民,又多管闲事啊。”周良民瞪了他一眼道:“你少欺负人。”他向张弛道:“张弛,别理他,咱们回家。”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天降我才必有用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