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一章 一个人报到

[1]第一章 一个人报到

白松盯着政治处办公室的电子挂钟,2011年10月17日10时43分,看着时间,有些出神。

诺大的办公室里,只有白松一个人,刚刚和他一起来的新警们,都已经一个个的被领走了,只剩下他自己。就连政治处的同志,在和他一起坐了半个多小时后,也离开去办别的事了。

九河桥派出所,这是白松分配的地方,早上8点多的时候,政治处的同志已经公布了大家的分配情况,跟白松一批来的十位新警,一起度过了三个月的培训,大家都纷纷进入了不同的岗位。

段菲和孙杰是专业的法医学研究生,直接被招进了刑警队,除了他们俩以外,其他的八人都是去了派出所。九河区一共有14个派出所,每个所风格如何,在培训的几个月大家都耳熟能详。有的所辖区内歌厅、娱乐场所多,案子多,一些传说中的收入也多,有的所辖区相对娱乐场所少,但是案子也会比较少。

而九河桥派出所就比较特殊,这里在几十年前就是农田,后来随着房地产开发,这些便宜的土地被大量盖上了楼房,而且大部分是还迁房,除此之外,违章建筑和平房极多。人员复杂、穷、人多、事情多,就是这个所的真实写照了,用一句话可以概括:“除了寥寥的几个小区还可以,其他的跟城乡结合部没什么区别。“

大家都分到了不同的单位,白松开始倒也不急,九河桥就九河桥吧,忙?那能有多忙啊?再忙总得遵守基本法吧?自己年轻,这点苦怕什么,再忙,还能有自己大三的时候在京城实习的那半年忙?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时间倒是过得挺快,但是迟迟没人来接他,白松还是有些着急了。

终于,大门被打开,开门而入的是政治处的同志,白松叫他李哥。

“欸?你小子还没被接走啊!”李哥看到白松还在,也是有些惊讶,白松看到进来人了就要站起来,李哥随即就摆摆手,示意白松继续坐着,然后说,“你等一下,我打电话问问。”

李哥说完,就拿着电话又出了门,白松等了差不多三分钟,李哥才重新推门而入。

“你叫什么名字来着?白,白什么?”李哥进来就问道。

“李哥,我叫白松。”白松站了起来,认真的回答道,在他眼里,政治处的同志,那可都是领导。

“哦哦,白松,对。我刚刚帮你问了,你们所啊,出了个挺大的案子,腾不出来人接你了,我刚刚给所里教导员打了电话,他说让你打车过去吧,他给报销路费。”说到这里,李哥也有些感觉不好意思,毕竟他是管分配的同志,按理说就算所里不来接,他也应该去送,毕竟对于新警来说,这也是新媳妇上花轿--头一回,这样让人家打车过去也着实有些说不过去。

再说了,让白松回去就找领导报销车钱,这不是欺负人家孩子吗!想到这里,李哥沉思了一会儿:“要不你也别打车了。我是实在有事脱不开身,没办法送你,要不你等等,我问问分局其他科室,有没有谁有时间。”

白松立刻道:“李哥您别管了,我知道九河桥所在什么地方,距离咱们局也不远,我自己能去。”说完,他也不顾李哥的挽留,就推门离开了政治处。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嗨!这孩子。“李哥叹了气,也没说什么。

因为是第一天分配,白松穿着崭新的制服、锃亮的皮鞋,就到了分局门口准备打车。

这个时间段打车的人不多,很快的就有一辆出租车被拦了下来。

“警察大哥,我没违章啊!”司机的声音有些被冤枉的感觉,赶忙把脑袋从车里探了出来。

“啊?没事没事。”白松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我打车。”

“好嘛!吓我一跳啊哥哥!”司机一口纯正的天华市口音,拍拍胸脯,把车停稳当了。

“去九河桥派出所。”白松说道。这条路他不算熟悉,但是大体也知道有十几公里,他拿好自己的背包,就系好了安全带。

“好嘞,您坐稳了。”司机师傅有些开心,毕竟这一单还算比较远。

“看您这年龄,是新警吧?”司机聊到。

“嗯,新警,这不,要去九河桥报道。”白松回答道。他还算是比较擅长和他人交流,平时挺外向的。

“豁!介九河分局真有点不是那意思了,这还得让你们打车去?这也太说不过去来吧。”司机打抱不平。

“恩,没事,我报到有点晚,不好意思让单位给我单独出一趟车。”白松没提案子的事。

“嗨!那也不是事啊!所里啊,公家车,出一趟就出一趟呗,再说了,九河桥所可是大所了!”司机听起来倒是对这一带挺熟悉。

一路无聊,白松也是听出了一点兴致,司机师傅看样子是本地通,对当地的派出所也是了解不少,见白松有兴趣,侃劲也上来了,一口气把他对九河桥派出所的历史和现状都说了一遍,白松听得津津有味。

聊着天,一路上倒是很快,白松就到了目的地。

九河桥所曾经十分破旧,所里连自己的办案区都没有,办案要去别的所共用一个办案区,但是自从上个月,新所启用,就一跃从最破的所变成了最好的所之一,硬件设施还是比较到位的,四层的办公楼也算是气派,蓝白相间的建筑与周围的建筑倒也融洽----附近有大量的蓝色、白色彩钢房。

给了钱,下了车,白松第一件事就是拿出手机把崭新的派出所拍了一张照片和一张自拍,发到了家人群里,同时说了几句话,也让父母安心。

出人意料的,值班大厅里没有一个群众,也许是因为临近中午的原因。但是,也只有一个前台值班辅警,民警一个人都没有。

“您好,您哪位?找谁?”前台女辅警问道。

“哦,您好,我是咱们所新分的民警。”白松点头示意。

“哦哦哦,那你直接去找领导吧,他们都在院子里呢,你进去了就能看到。”女辅警看了看白松的一身警服,直接打开了玻璃门。

警探长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