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〇一八章 留心峰顶 师徒密谋(上)

[18]第〇一八章 留心峰顶 师徒密谋(上)

元气宗、留心峰顶、峰主居处。

周慧珍从昏迷中苏醒,睁开眼睛,他挣扎着想要起身行礼,却因为动作太大而痛哼一声。

旁边响起一个温和的女声:“不要乱动,好不容易才给你包扎好的,不好给你的师妹增加负担。”

周慧珍下意识地喊道:“师傅……”

看着周慧珍安静地躺了回去,沈妍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道:“说吧,为什么要那样做?”

“师傅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沈妍嗤笑道:“在元气宗,你师傅我是出了名的蠢人,但我就算再蠢,也能看出你看起来受伤极重,而且每一道伤口都无比真实……但这么重的伤,却未曾令你的境界损害分毫……如果你真的遇到了难以解决的危险,这伤势不可能这般有分寸。”

原本以为自己的徒弟会继续辩解,或者是大惊失色,不曾想周慧珍只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道:“师傅慧眼。”

沈妍只觉得一股怒火直冲脑门儿:“混账!”

“师傅教训得是。”

“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要不然……我会将你交给留意堂……”

此话落下,周慧珍忍不住眼神一变。

沈妍与留意堂堂主关系最好,连带着下边的师兄妹关系也是不错,常常结伴出去冒险。

对于沈妍而言,留意堂的友谊是非常重要的,为了维系关系,牺牲一个弟子根本算不得什么。

所以周慧珍郑重地道:“大师兄在家吗?能否将他请来?”

“请他来做什么?”

“弟子有大事要与大师兄商量,需要师傅做个见证,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沈妍凝视着周慧珍,目光渐渐严厉,

周慧珍额头上渐渐有冷汗浸出,不过神情依旧坚定,不肯退缩。

“你大师兄做事向来公允,不要以为他会偏袒你。”

“我知道。”

“哼,最好如此。”

沈妍转身走出病房,没过多久便带着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走了进来。

“师妹好些了吗?”

“还好,倒是大师兄看起来又瘦了,看起来颇为疲累。”

沈妍不耐烦地道:“少废话了,你不是有话要与你大师兄说吗?说吧……”

说完她便冷冷地盯着周慧珍,看她能说出什么花来。

张鼎神色不变,但内心也是一阵疑惑起伏。

留心峰峰主沈妍不善经营,处境向来不佳,连带着他这个大弟子也常受白眼,

张慧珍是留心峰第二位的弟子,但实力却不过是筑基二层,比其他峰的同位弟子距离更大,平日里也是夹紧尾巴的那一类。

他原本听说她进秘境吃了大亏,心中还有些怜惜,

可如今再看,却发现她眼神前所未有地坚定,且其中隐含锐意,让人难以忽视。

再想想外面的一些传言,他的心中难得地起了些许的波澜。

张慧珍不再藏拙:“师兄可听说过灵木心?”

张鼎没什么反应,毕竟这玩意儿离他太遥远了,

这就跟你你问一个乞丐,你听说过皇帝吗?

那乞丐肯定是淡定无比,

听说过呀,怎么着,皇帝要发炊饼呀?!

倒是沈妍脸色一变,脸上难掩激动:“你找到灵木心了?”

“没有!”

沈妍怒道:“那你说它做什么?”

“苍木秘境当中,很有可能藏着一枚灵木心。”

“谁不知道?!”沈妍觉得自己刚刚太过于激动了,于是放缓了速度,道:“这件事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要不然神庭门也不会往苍木秘境投入这么多兵力,损兵折将也不愿放手了……

原本我们发现这边的秘境通道通往苍木秘境的时候,宗门内也是一片翻腾。

待到发现这个我们传入的位置处于苍木秘境战区侧后方的时候,更是一片喜悦,

甚至连神庭门都派人来看过。

可后来发现我们进入的这个区域属于暗灵区域,且进入者实力不能超过筑基六层,大家的心思便淡了,

后来就连神庭门的高徒也来看过,但都表示没办法在里边跑太远,无法长期作战,因此基本上废弃,就此扔给我们留心峰……”

周慧珍当然知道这个情况,因此神色自豪地道:“我在离传送门八百里左右的地方,找到了一片净灵区域。”

沈妍震惊了:“多大?”

“百里、圆形!”

“这可是个大喜事,我马上告诉胡师妹……”沈妍高兴坏了,转身就要往外走。

周慧珍神色一暗:“师兄,拦住师傅。”

张鼎下意识地动了起来,拦在了沈妍的面前。

沈妍神色一厉:“张鼎,你要做什么?”

张鼎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哦,师妹让我拦师傅,我就拦了!

我什么时候这么听师妹的话了?

哦,是了,这里面有很大的利益,拿他的本心来说,是不愿意将其分享给留意峰的。

沈妍与留意峰的关系好,他们这些弟子可不一定。

不过师父生气的样子好可怕!

他连忙甩锅道:“师妹!师妹、她还没说完呢,你先听她说没说完吧。”

沈妍这才神色温和了许多:“你还有什么没说的吗?”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挺多的,不过我先捡重要的说吧!”周慧珍指着自己的心脏,冷冷地道:“留意峰的胡三,死了,我杀的……这里,从后面,一剑穿心……”

沈妍和张鼎都惊呆了。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徒弟(师妹)吗?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沈妍怒道。

“这不重要。”

“这不重要,那什么才重要?”

面对师傅的怒火,周慧珍显得非常的冷静:“这个出口是我留心峰的,从里面得到的东西,自然也是我们留心峰的,与留意峰何干?如果师傅你执意要将此事告知留意峰,那师傅你就是要杀我……”

沈妍凌乱了:“你确定你是在要挟我?”

张鼎连忙道:“师傅,人心难测,我知道师傅你是好人,那胡师伯也是好人,但下边的人可不一定这么想,这些日子我们留心峰的弟子可是吃了好几次亏了。

而且我们能管住留心峰的弟子,可管不住留意峰的弟子呀,若是此事传扬出去,那里边的东西哪里还有我们的份?

再说了,师妹也不是为了私利,她是为了留心峰的师弟师妹……

师傅,你若是因此怪罪师妹,甚至将她抛出去……那留心峰的人心可就散了!

我老婆被夺舍了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