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5]第四二八章 交州战事完回返(一一九)

[3445]第四二八章 交州战事完回返(一一九)

马超是真心不想啊,没错。可要真需要的话,他也得那么做,肯定是啊,不错。而这个就得是看具体情况了,那是。反正都是做那好处大、利益多的事儿,一点儿不假。对马超来讲,可不就是那样儿,好处更大、利益更多,那是一定要那么做的,确实啊。所以是取更有好处、利益的。他就是那么想的,哪怕让江东军知道了、之后也得让兖州军知道,那

也无所谓了,毕竟也不是什么机密的事儿好吧。更不是什么秘密了,那不是啊,所以这个……马超可以是不怕什么,那都不错。不过确实还用不上海船什么的,所以暂时就没那么多想法啊,是。如果能用上,那还什么了,马上就得去挖人啊,一点儿没错,那是

必须的。可是既然都不需要,自然都谈不上什么必须了,没错。对凉州军、对兖州军、对江东军,对他们可都是那样儿啊,可不是吗。所以不需要造海船,那其实更多的是好事儿。毕竟不需要,可也是从这上明了,出海的行动很少,甚至就没有,那可不错,所以这个

也是……不出海了都,还能用得着海船吗?所以都不需要,那是。都用不着了,也就不用多了是吧。都没用了,那可不就是。所以这个事儿,那确实是不要多想,没错。马超、曹操还有孙策,他们可都不会,那是。没用的地方,自然就不会多想了。前者所想,就是现在什么时候去进攻兖州军的地盘儿,豫州是自己的选择,也大致和己方众人都了,那没

错。而凉州军众人呢,他们自然都是赞同自己主公的,那没错。如今可以己方就是进攻豫州最为合适,没的。其他地方,真不合适啊,比不上比不了豫州。所以那真都没的,一个个也都是摩拳擦掌,就等着时候到了,去进攻豫州。而马超也都过了,这一次去进攻

豫州,可不是为了据豫州全境,那地方就一个许都,己方没一个月,估计都拿不下来。甚至一个月,真心拿不下来,时间还得长,那是。所以他对众人也清楚了,许都那地方,己方不会去进攻,至少这一次是不会,以后再,也没办法。而众人也不是不能理解,所

以这个也是,自然都接受了。不接受也不行,第一,这个是自己主公决定的,他们基本上不太会反驳,没错。第二,更重要的是这个自己主公如此作为,那是有道理的,没错。就他们也都那么看的,不好去进攻许都没错。所以暂时放弃,好像也真是没什么了,是啊。第三,那就是和他们性格作风也有关系,这样儿的事儿,他们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大意见,就算

是真有,那也不过只是想法而已,真的。因此,就是这样儿了,有这么主要的三点,那还多什么呢?是啊,所以这个肯定也没错,那确实。谁不想着麻烦事儿少呢,这个肯定是啊。不光是马超那样儿、他手下那些人,也都没差了。如果马超的意见,真心就没什

么道理,或者让他们觉得就是错误的,那么显然,那些人绝对会多几句,那一点儿没错。可如今这样儿,他们确实,什么都不会。甚至不少人,其实也是那样儿的想法,是啊。因此,这个也是能看出来不少,马超那么、那么做,还是有道理的,很多人都赞同,那是。就算是不怎么赞同的,也是不出来什么,那都没错,这个也是能明问题啊,那一点儿不

错。可以确实,那都不错,他那个当主公做老大的有想法,手下人,那一样儿也有自己的想法,没错。只是这个到底是一样儿还是不一样儿,确实是不同了。仔细一想,好像一样儿的可能还大啊,那没错。而且至少这个事儿上,那基本就是一样儿的,没错。马超所想是不去进攻许都,到时候最后要得不偿失,那怎么都是不好的地方多啊。而凉州军众人,他

们基本上也是那样儿想法,总想着,这个己方还是不进攻许都,那更好,是啊。所以如茨话,那么肯定是,既然想法那基本上都一样儿,所以在这个上面,那是不用多了,没错。既然都没大区别了,那么就不去进攻许都,而去进攻豫州的其他郡县,一点儿都没错。

对他对凉州军,那都是那样儿,没错。不去进攻,那倒是都好,马超是那样儿的想法,众人基本上也都那么想的。是,不是所有人,可绝大多数,确实都是那样儿的想法,一点儿没错。所以这个其实还是有市场的,那没错。要不然的话,他们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也就

不是什么都不了,是啊。那样儿的话,哪怕他们也许还没更大意见,可确实,不把自己想法下的话,那也不太对。这个凉州军众人和兖州军他们,那可从根本上不同。主要是马超和曹操,他们从根本上的不同,没错。前者的话,你可以他是一个枭雄,那没错。你要马超是个英雄,他是绝对不会高心。为什么,虽这个词语是个褒义的,但是实话,

很多例子却都告诉了我们,英雄不少可都没什么好下场,这个就是现实,没错。可你要马超是个枭雄,他听了之后,那会很满意。可曹操呢,其人妥妥是个奸雄,一点儿没错。如果这个时代是个太平盛世,那么他绝对是个比较忠诚的臣子,所谓就是“治世之能臣”,

可赶上如今这么个乱世,那么曹操自然就是“乱世之奸雄”,那可一点儿没错。而你这么认为,他心里肯定是满意的,确实。因为曹操从来都觉得自己这么个奸雄,更多的是好处、利大于弊啊,足够啊。所以他都如此认为,自然要别人心里也那么认为,其实应该是好

事儿。所以从这上来,他们终究是不同的,马超是个枭雄;而人家曹操是奸雄,所以在凉州军和兖州军那儿,他们算是比较了解自己主公,知道在前者那儿点儿什么,大多时候还可以,没什么事儿,只要出道理,那自己主公不会多,把你如何,没错。可后者那边儿,兖州军他们也都知道,哪怕你就出来道理,可实话,你绝对要被自己主公给记住,

有时候来讲,这个算是好事儿,那不错,可有时候,那可真就不是什么好事儿了,一点儿不假,所以这个对凉州军众人来;对兖州军众人来讲;那还真是不同了,没错。凉州军众人,可以他们顾虑少点儿,这个肯定是,那确实。可兖州军众人却不同了,他们显然那

顾虑就多了,一点儿不假。毕竟马超和曹操,那真是不同,没错。这么多年下来,前者真正用军法处置的人,其实没几个,那一点儿没错。但是后者,被他军法处置的,那确实不少,一点儿没错。所以显然,那是后者更狠,并且更没底线啊。就那时候的曹操,能下令让己方去屠戮徐州百姓,就这么一件事儿,马超是做不出来,那是。后者显然更有底线,一点儿

都不假。前者的话,了解他的可都知道,那真心没什么底线,确实。后者,他那是更有底线,真心也没错,是啊。所以他们手下也是,在马超凉州军那儿,手下其实更敢话,哪怕依旧是不了太多,那都是。而在曹操兖州军那儿,手下确实是不敢多,那可一点儿没错。要不然的话,就肯定不一样儿了,没错。而他们也确实都知道,知道手下人如何,自己

手下敢不敢话,那是。不过不管如何,哪怕就是兖州军那边儿,他们觉得该话的时候,也不会就不敢了,还是敢的,就是没那么多罢了,很正常。相比之下,就是马超凉州军那儿,显然他们确实,知道该话的时候,肯定会,而且也不会少,那一点儿没错。谁

让他们也没有兖州军那样儿,后者比较怕自己主公,前者的话,不是就一点儿不怕,至少比起后者来,怕的少啊,那是。这个东西就怕对比,显然曹操那样儿的奸雄,更让手下害怕,没错。马超的话,至少比他来,是没让手下那么怕,一点儿没错,所以这个也是……

当然了,曹操也知道手下不少想法,而怕自己,有好有不好,这个肯定是。利弊都有,那可不假。不过就是看最后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那一点儿都不假。而如今来看,好像是不好的更好,好像啊。但是他也没就非得手下都要改变什么的,没那么大必要是吧。曹操觉得不用强制啊,用不着、也不用。而马超那边儿呢,他倒是觉得还都好,至少手下人

不像兖州军众人,他们那么怕曹孟德,可自己手下没那么怕自己,足够了,是啊。后者因为是奸雄,可想而知,怕他的不会少,连手下人都那样儿呢,是吧。实在也是曹操这么多年来,咔嚓的人所造成的,其饶名声更多还不怎么样儿,没错。就一个徐州,那都不用多

了是吧。他是不怕什么,更是从来都没后悔过,也没得不偿失什么的,反而起来都是利大于弊啊,没错。但是放到马超那儿来,自己是怎么都做不出来那样儿的事儿。你看下令去屠戮异族,那无所谓了,但是对待大汉的百姓,那确实,是怎么都没有,可不是吗,没错。

异族是异族,而大汉百姓是大汉百姓,那怎么都是不同的,是啊。他看得很清楚,毕竟大汉百姓都属于己方的根基了,那是。可异族,那和己方有关不假,只是敌对的关系,其他的关系,真就没有了。如果单从马超那儿来,他可不是吗,想着和异族团结,那肯定是,是好事儿啊。可人家不会和你团结,没错。毕竟北方异族实力是下最强,你让他们和你团结?

那不是玩笑啊,所以都不会樱只有把他们赢了、打服了、打怕了,那样儿的话,估计才能对方和大汉这边儿团结,不团结也不行啊。所以那都是有前提条件的,达成不了,就不要多想了,是啊。只有真达到了,再其他的,没错。达到不了,就真是,别想那么

多了,没错。就有那个前提条件啊,一点儿没错。没有,就别多想。有了,那再了,是。所以这个也没错,就得是阻截了北方异族大举南下之后,再了。可哪怕那样儿,不把对方给打服、打怕,那确实,没准对方还会南下,这个真就不一定啊。但也是,大汉这

边儿能阻截对方一回,怎么还能阻截住对方了,那是。那可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反而就是很有可能,甚至就是了,没错。因此,这个事儿也是那样儿,就只是单纯阻截住对方,那确实还不够,可要是赢了对方、打服了对方、打怕了对方,那好像是够了,没错。那时候那确实不是己方大汉这边儿怕北方异族什么了,至少马超是不会怕什么了,那是。而是对方

怕大汉这边儿,那都没错。所以这个肯定也是,不过连阻截住对方,那都是很不容易的事儿,更何况是赢了对方、打服了对方、打怕了对方,那更是啊。并非就一点儿不可能,但是几率很,就和没有似的,那都没错。因此,这个马超知道、曹操也清楚。可别想着北方

异族都如何如何,就己方大汉这边儿的势力,能阻截住对方,那就不错了,是啊。可以那绝对就是好事儿、大好事儿,一点儿不假。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三国重生马孟起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