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5章 唐小糖买单

[6]第5章 唐小糖买单

肯德基的店铺,距离春馨园不远,从肯德基出来后,唐小糖一脸惬意的拍了拍饱饱的小肚子。

说是请李司羿吃肯德基,结果李司羿没有吃多少,这小丫头到是吃了不少。对于这一类食物,李司羿谈不上喜欢,也不排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喜好。

唐小糖则是吃的津津有味,这个年纪的小孩,对这些味道浓郁的食物,本就没有什么抵抗力。

不过这次李司羿和唐小糖身旁多出了一个人衣着朴素的中年人,看上去年纪有些大了,约莫四十多岁,五十岁的样子。

唐小糖叫他刘伯,据说原来是一个流浪人,唐钟书好心收留了他。

平常都和唐家人生活在一起,不过大部分时间,都在唐钟书的小书店中帮忙,也在那里住。

在唐家的小院子里也有他的房间,不过他很少回来。

刘伯沉默寡言,大部分时间都不说话,目光略有些呆滞,看起来向老年痴呆一般,不过对唐小糖极为和蔼。

也只有唐小糖找他说话时,他才会脸上露出笑容搭话。

李司羿没有多说什么,在他看来,这个刘伯是很有意思的,不过他也不多说,至少他在刘伯身上,没有感受到丝毫恶意。

前世他在唐家生活,这个刘伯他同样是见过的,似乎真的是个很普通的老人一般。

吃完肯德基回去的路上,李司羿将一张药方递给了刘伯。

“刘伯,麻烦您去附近的药材店帮我买一下药,我和表妹去隔壁的古玩街走走。”

“好。”刘伯接过方子也不多说,点了点头就离开。

他似乎不喜欢和别人待在一起,在人多的地方,就会感觉不舒服。

或许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喜欢在唐钟书生意冷清的书店里生活。

“古玩街有什么好玩的,里面的东西都不能吃!”

唐小糖对古玩街一点兴趣都没有,在她看来,要逛街也是去小吃街,来古玩街有什么好玩的。

“古玩街当然也有古玩街的好玩,进去看看就是了。”

这次唐小糖却是不走了:“李司羿,你抱我好不好,我走不动了。”

李司羿知道,唐小糖不是真的走不动了,而是这小丫头懒病犯了。

不过看她这可爱的小模样,李司羿倒也没有拒绝,将她抱了起来。

唐小糖则是计谋得逞般,狡黠的笑了笑。不用自己走路,那逛逛古玩街也没什么嘛,反正又不累的。

李司羿这次来古玩街,主要是想看看这里会不会有灵石存在,就算没有灵石,有点其他的修炼资源或者是天材地宝也是好的。

不过事实证明,来古玩街捡漏还行,来古玩街“捡”灵石和天材地宝,是显然行不通的。

古玩街中有众多店铺和地摊,地摊上各种玉器,瓷器,青铜器,以及其他各种材质的器物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各种盘子,瓶子,罐子,筷子,簪子,叫得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器物都有。

不过大多都是新东西经过了做旧处理,真正的老物件,没有几件。

李司羿极为失望,唐小糖则是东看看,西瞅瞅,觉得十分新鲜。

“这是什么?”到一个摊位前,唐小糖指着一个金色的布帛说道。

“小妹妹,这是圣旨!”

这东西在影视剧中经常出现,不过对于还停留在动画片阶段的唐小糖,显然不太认识这个东西。

“还有用吗?”也不知道唐小糖怎么想的,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这是前朝的圣旨,现在没用了。”

摊主却见怪不怪,做他们这一行的,本就有些诙谐幽默,或者说,本就有些古怪,反正和大部分人是有些不同的。

“这又是什么?”这次是李司羿问的,地摊上有两颗玻璃球一般的珠子。

“这是新物件,工艺品。材质是玛瑙的边角料,也算不错了,五十元带走,要吗?”

老板在这里摆摊,靠的显然不是这三瓜两枣,这些小玩意,也就平常帮衬一下。正常情况下,都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卖这两颗小玛瑙珠,也只是看唐小糖可爱,多说一嘴。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贵了,十元怎么样?”李司羿将这一红一青两颗小玛瑙球抓在手中把玩了一番,开口说道。

“嘿!小兄弟,你会讲价吗?讲价砍一半都算过分了,你这直接给我砍没了。”

“二十如何?行我就拿走了。”之所以说二十,是因为他的卡拿给刘伯去买药了,唐小糖的小金库里,显然所剩不多。

“也行,结个善缘。”摊主点了点头,这些小玩意,其实没有多少利润,他也不在乎。

唐小糖则是一脸肉痛的从绣花小钱包中拿出了一张二十的大钞,满脸不舍的递了过去。

这个小玻璃球,她学校门口都有卖的,二十块钱,能买一大袋了,李司羿肯定上当了!

……

离古玩街隔了一条街的地方,有一个名为灵芝堂的药材店,也是百年老字号了。

灵芝堂的孙神医,在整个天云省甚至全国范围内,都是非常出名的。

今日戴着老花镜的孙明康亲自坐堂抓药,刚才离开一会功夫,此刻回来却发生了一件怪事。

灵芝堂平常来抓药的人不少,但大部分都是带着处方来的,当然也有医生亲自来抓药,当堂写下方子。

即便如此,也要留下底方。

此刻孙明康擦了擦老花镜,抓着一张方子看了又看,脸色变了又变。

一会眉头紧锁,皱眉苦思,一会又忽然松了一口气,仿佛豁然开朗。

“妙哉!妙哉!妙哉!”

孙神医反复推敲了不知多少遍后,忽然惊叹出声。

“孙老,这是又琢磨出什么新方子了?”

对坐的友人喝了一口茶水,轻笑道。

孙明康却是没有理他,仿佛自言自语:“此方老夫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用药大胆而合理,无论药理毒理,都没有任何问题。结合老夫行医多年的经验,这方子绝对是可行的。”

“这南明市果然藏龙卧虎,竟然藏匿着这等神医,恨未曾一见!”

“小王,刚才是谁人来抓药?”

“是一个生人,以前不曾见过。”小王有些悻悻的挠了挠头,很显然,孙神医是想找到刚才那人,可是他又没有太注意,对方自然也不可能留什么联系方式。

这一刻孙神医有些后悔了,一直以来自己有些古板,灵芝堂只允许付现,不允许刷卡。

如此一来,对方自然是任何信息都没有留下。

他孙明康在国内医道手段能排进前十,连他都赞叹对方医道高明,可见此人是个隐藏的医道强者。

刘伯自然不知道这些后续的事情,此刻他已经抓完药回去了。

……

另一边,唐小糖心满意足的将一串冰糖葫芦吃完,她和李司羿一人一颗的吃,没想到吃到最后还剩一颗是她的,唐小糖顿时喜出望外,感觉自己好像比李司羿多吃了一颗似的。

“李司羿,今天带你出来玩,花费了本小姐70元的巨款,下次出来玩,你要带我去吃好吃的呀。”

李司羿点了点头,随即一脸认真的看向唐小糖:“唐小糖,我保证,从今天开始,以后出来玩的花费,都是……你付账!”

唐小糖听的瞠目结舌的,半晌才嗔怒道:“啊啊啊!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这丫头,哪里学的?”李司羿摇头失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哪曾想,这个时候唐小糖却是狡黠的笑了笑,一把抢过李司羿手中的两颗“玻璃球”就极为调皮的跑了出去。

刚跑过一个拐角,一声拉的老远的刹车声就传来出来,旋即“嘭”的一声重物被撞飞的声响传出。

……

然而,并没有什么东西被撞飞。唐小糖瞪着大眼睛,有些惊慌的看着抱着她的李司羿。

这里是步行街区域,虽然外围允许车辆通行,但是不允许开这么快的!

否则她就算顽皮,也不会随便在大街上乱跑。

“李司羿,你没有受伤吧?”唐小糖宝石般的大眼睛中写满了担忧。

李司羿脸色阴沉的抬起头,在步行街外围区域开的这么快,是不是有些过头了?

刚才他千钧一发之际抱起了唐小糖,一掌印在了车的引擎盖上,这便是声响的来源。

“小兔崽子,找死啊!碰瓷碰到你古爷头上来了,我告诉你,车上装着行车记录仪,这附近也是监控路段……”

司机下车后,看到唐小糖和李司羿一点事情都没有,立刻语气不善的看着李司羿两人,面色很是阴沉。

刚才的确是他一时疏忽,不该在这段区域开这么快,但他也着实没有想到,拐角处会忽然有个小孩跑出来。

虽然这就是他的过失,但是古涛一点承认错误的想法都没有,反而是看着李司羿两人,面露凶险,仿佛想给两人一点教训似的。

哪知这个时候,轿车上一个苍老的身影走了下来。

“古涛,不得无礼。”老者的声音很是平淡,但仔细一听,显然有一丝颤音。

老人身份不简单,南明市各界名流,几乎没有人没听过古河川三个字。

古河川,古家,南明市这一亩三分地的坐山虎。房地产,制造业,医疗,文娱,金融投资……

南明市的大部分行业顶端,都有古家的身影。

若是普通企业家如此做,只会杂而不精,可是古家恰恰将这大部分企业都做到了巅峰。

虽然随着近年来新兴事业和武道的蓬勃发展,使得古家的商业地位不断受到冲击,但古家在南明市商界,依然稳坐头把交椅。

古河川,恰是这一代古家的掌舵人!

此刻古河川心中无疑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他的座驾不是市场上的主流豪车,不是法拉利,不是保时捷,而是乔治·巴顿!

而且不是一辆普通的乔治·巴顿,而是经过特殊加固处理的乔治·巴顿越野车,是号称总统座驾的陆地猛兽。

可是此刻乔治巴顿的引擎盖上,凹陷下去了一块,凹陷的地方,赫然有一道纤毫毕现,纹理清晰的手掌印!

钢筋铁骨,举重若轻!这恐怕只有传说中的中品境武者,才能举手投足之间,造成这样的威势!

即便号称南明市第一武者的南明市武道局局长,坐镇一市的顶级武者,也不过三品武者罢了。

而一至三品武者,都属于下品武者层次,唯有超出三品武者,才能称为中品武者。

南明市何时竟然来了这样的强者!

古涛一开始有些不解,但是顺着古老太爷的目光看去,又听到古老太爷低语一句后,古涛直接吓的两股颤颤。

只见此刻乔治巴顿越野车的引擎盖上,赫然有一道纹理清晰,纤毫毕现的掌印!

在乔治巴顿上留下印记,他手持利器也能做到,可是留下这样一道掌印,除了传闻中钢筋铁骨,举重若轻,力量强大到不可思议,又对力量掌控的细致入微的中品境武道强者,还有谁人能做到?

古涛心中大骇,这次踢到铁板了,他以往仗着自己准武者的身份,嚣张跋扈,没想到这次竟然遇到了一个中品境强者。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眼前这个看起来略有些稚嫩的瘦削少年,竟然是一个强大的中品境武者!

都市修仙大劫主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