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二十六章 财大气粗的阿星

[26]第二十六章 财大气粗的阿星

没得银子可换,又都不愿意换成绢帛,父子女三人就背着卖石斛花的一贯钱,即一千文,以及卖农副产品的二百五十二文从药铺走出来。

这时的铜钱,外圆内方,直径八分,重量一钱,相当于现在的四克。

一千二百五十二文,就是十斤。

刘千里背着沉甸甸的十斤铜钱,只觉脚下虚浮,有些轻飘飘的。

不仅刘千里这样,就是刘辰星也好不到哪去。

作为一个现代人,以往出门不是手机就是银行卡,身上大多时候都是不超过一百元的现金,现在却带着十斤钱招摇过市,那感受是真复杂,不是怕掉了,就是怕被偷了,完完全全不复她前世今生两辈子都是一个市井小民的心态。

不过这会儿时辰不早了,太阳下山就要闭市,天黑就有夜禁,他们若不赶在天黑前出城,可是要被巡夜的武侯,也就是古代的小片警,抓去吃个一年以上的牢饭。再倒霉点,说不定还要吃上一顿板子,到时是残是废就不好说了。

所以,父子女三人也没有多余时间体会当下的心情,就赶紧背着十斤铜钱去买刘阿婆交代的东西。

刘家老两口是真没什么钱了,就让买两三样零碎的生活必需品,在农副产品集中区就可以一趟子买完。

吃了盐才有力气,刘家老老小小有十五口人,盐吃得格外快,家里盐眼看要见底了,遂称盐一斤四十文。

刘老丈是土生土长的河北道人,河北最地道的乡土菜就是醋芹,刘老丈每天除了要喝一碗浊酒外,就是要吃一碟儿醋芹,故打了一升醋五文钱。

此外,即使再怎么节约灯油,一家四户夜里都要点灯,是以又买了半斤灯油五十文。

将刘阿婆交代的东西买完,总共花了九十五文。

但他们按以往所得只该交七十七文,如今却花了九十五,也就是要贴十八文。

这贴的数额,好巧不巧正和阿耶原先跑一趟该分的钱相差无几。而走时,刘阿婆只交代了要买的东西,却没有给一文钱。按以往的经验看,阿耶卖农副产品应得的钱,每五六回,总有一回要垫给刘阿婆交代买的东西上,却从没有见刘阿婆事后补给阿耶一次。

也就是说,如果这次没有她帮着叫卖货物多挣了些钱,阿耶这趟忙里忙外最终只能落得一文钱的回报。

刘辰星想了想,他们不能这样回去。

一贯钱的目标实在太大了,直接回去准被充公。

她绞尽脑汁地开源创收,可不想到头来白忙活一场。

不过在这之前得先确定一件事。

从油铺出来,刘辰星便问道“阿耶,石斛花卖了一贯钱,这钱阿耶打算怎么分?”

小女儿是什么性子,刘千山再粗枝大叶,还是清楚。

一听小女儿这样问,就知道是何意了,刘千山无奈又好笑地摸着小女儿的头,道“放心吧,阿耶不会把这钱交给你们阿翁阿婆的。”

得到肯定回复,刘辰星一下子笑开了怀,心满意足道“本就不该交给阿翁阿婆!昨天可是阿翁阿婆自己说的,无论仙草和山珍卖多少钱,他们一文都不要。”不过若知道能卖这么多钱,即便好面子如刘老丈,还是会改口的。

所以,得把这些钱先处置了再说。

想到这里,刘辰星心里已有了打算,就问刘千山道“阿耶,这次挣的钱可以让阿星处理吗?”

石斛花和山珍所得,本就是意外收获。何况没有小女儿的坚持,也根本不可能挣这么多钱。刘千里想的明白,又是一个宠女儿的,故不假思考便允了道“你们阿翁阿婆都不要这钱,阿耶更不会要。所以阿星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阿耶最好了!”

没想到自家阿耶这么大方,完全没有现代没收小孩压岁钱的那种坏习惯,刘辰星高兴地盘算起怎么花钱了,“阿星想先买一套笔墨纸砚给阿兄。阿兄启蒙已经四五年了,今年又要进学了,可是至今都没有在纸上写过一个字。阿星曾和阿兄约定过,等挣了钱,一定要给阿兄买套笔墨纸砚!”

小女儿最是爱吃,刘千山还以为小女儿会要吃的,却没想到首先要给大儿子买一套笔墨纸砚,而且想得比他这个阿耶还周到,这让刘千山脸上有些发烫。

刘辰星没注意刘千山的异样,她正扳着指头一一数道“还有大伯母和三婶每年都有新衣裳,可我却从来没见阿娘穿过一次新衣。阿娘长得好,十里八村都是数得上的好颜色,正好要入夏了,就给阿娘买一身鲜艳的衣裳。”

天地良心,刘辰星可没故意说这些话让阿耶难过,却生生截得刘千山心肝直疼,让他更是愧疚难言了。

刘辰星还在接着道“还有阿耶,你是家里的当家人,这些年我也就见阿耶穿过一回新衣,这可不行!你是我们二房的脸面,怎么也得做身像样的衣裳!对了,现在能读书的都有家底,阿兄进学没一身好衣裳可不行,也得做一身……”

话还没落下,刘辰星又赶紧摇头道“一身怕是不行,脏了总要换洗,所以阿兄还得多做一身。”

扳着指头算下来,刘辰星就是愁眉一叹。

原以为发大财了,可一样一样算下来,这一贯钱哪里够?

刘千里看着小女儿头头是道说了一个遍,把家里每个人都想到了,却唯独漏了自己,一时骄傲、欣慰、心酸、疼惜……什么感受都有。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好孩子。”刘千里疼惜地再次抚上小女儿的头,“你阿娘织了不少土布,阿耶用土布做新衣就是了,不用——”

话未说完,刘辰星已干脆打断道“阿娘织的布,根本就是半成品,卖到布庄都还要浆洗、晾晒十天半月,要怎么做衣服!?”

小女儿有理有据,竟让人无法反驳。

刘千山“但是”了半天,也嘴笨得没找到说法,倒是刘青山少了些顾及,直接承情道“阿妹!阿兄一定读书出来,以后让你月月有新衣,日日有肉吃!”

不愧是自己陪着长大的小孩,就是懂她,刘辰星听得笑眯了眼,大手一挥,财大气粗道“阿耶、阿兄,我们走!现在要做的就是买!买!买!”

寒门凤华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