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二章 洞真墟之主

[2]第二章 洞真墟之主

道脉,是修行的基础。

这个“道”,不是道门的道,而是大道的道。无论释道儒、兵法墨又或其他什么流派的修者,都必以显现道脉为修行第一途!

在远古时代,所谓的修行种子,便是天生道脉自显之辈。但人族并不以天赋定终生,开脉丹便是解决修行资质的方法之一。

借用丹药力量,显化人体道脉。亦可发天地生机,滋养肉身。气血反馈,从而孕育道元,踏上修行之路。

说起来,相较于左光烈那些被爆炸毁掉的器具,开脉丹应该不能算珍贵。

但对于这个身陷穷途的乞丐来说,这便是打开人体宝藏的唯一钥匙。

千古艰难惟一死,命到绝途乞天恩!

现在,乞丐抓住了他的希望之匙。

他是如此小心,如此虔诚。他用颤抖的双手捧着玉瓶,用哆哆嗦嗦的嘴唇对准瓶口,仰头倒下!

旁边是缄默的破观,远处是群丐的尸体,身侧是碎裂的骨肉。

此刻夕阳残照,天边云散。尸横于野,而病丐吞丹。

开脉丹滚落舌尖,化作一道暖流顺喉而下,又散入四肢百骸中。

乞丐微闭双眸,这一刻千百个画面在脑海中流转。

寒暑用功,春秋练剑。

追击大盗、血战悍匪。

到最后他单人独剑从盗匪群聚的西山走下来,身成血人。

这才换得了一颗开脉丹。

他用了多少年来接近超凡的世界?

他奋尽全力,他无时不刻的挣扎求进,他是怎样走到这一步的?

母亲早亡,后来病逝的父亲几乎耗尽家里最后一点余财。

他孤身一人,自己是自己的支撑。

从千里拔一的竞争中考进道院,在竞争激烈的外院中独占鳌头,才终于第一次抓住了超凡的钥匙。

但那枚开脉丹,被他最信任的人夺走。

下毒,围杀。

他拼死杀出一条生路,为了避开搜寻,混入乞丐堆中。

本想等待时机,但身体已无法坚持。

他越来越虚弱,终于只能无望地躺在稻草堆上,静候死亡。

他拖着病体挣扎着出来搜寻战场,只是因着一颗绝不肯放弃的心,但没想到,竟能捡到一颗开脉丹!

强如左光烈这等存在,身上为何会带着一颗开脉丹,这原因已经随着他的传奇落幕,再也无人知晓。

但乞丐的故事,却因此续了新篇。

命运难测,莫过于此。

乞丐回转心神,感受着身体里难以名状的变化。

他感觉到从身体各个角落散发的温暖力量,以某种他无法理解的方式“游”过身体,最终向脊柱汇聚。

这个过程缓慢又清晰。

不知过了多久,有微弱力量自尾椎而起,顺着脊线向上、向上。这感觉就像是有一条蚯蚓,在河道中逆流而上。

这个过程很艰难,“小蚯蚓”不断消散变得更小,但从身体各个部分传来的温暖力量不断依托着它……“小蚯蚓”终于游过这漫长的旅途,贯通脊线,直冲天灵!

奇迹发生了。

他仿佛在身体里看到光。

从四肢百骸、肉身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温暖的感觉。

他不再察觉冷,不再觉得虚弱,不再感受痛苦。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道脉既现,生机滋养,百毒难侵。

乞丐睁开双眼,眸光炯炯有神。

他感觉到身上充满了力量,他终于再一次把控了命运!

他的道脉已经显现,尽管道脉真灵只是一条最低等的小小土蚯,但也意味着他可以正式踏入超凡之途!

飞天遁地,出入青冥,再非遥不可及的梦想!

有朝一日,公羊白、墨惊羽,乃至于左光烈、李一……这些如雷贯耳的大人物,他们可以做到的事情,他也可以!

……

乞丐站起来,注视着脚下的这堆碎肉。

生凝望死,开场连接落幕。

他在破观外埋葬了左光烈和那些乞丐。饶是他道脉初显精力充沛,也一直到月上中天才忙完。

这是一件或许无用的小事,却是他践行的道理。

那群乞丐虽然在危险来临时选择放弃他,但在他之前垂死的日子里,也没有将他弃于荒野。虽然不能为他延医问药,但也至少给了他几口水喝。

就凭这些,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也该叫他们入土为安。不至于这辈子受苦,下辈子仍旧无依。

人们相信,入土才能为安。在广袤无垠又厚重慈悲的大地怀抱里,死去的魂灵才能够安息。

最后乞丐站在左光烈的坟前。

“葬你者并非无名之辈,庄国清河郡枫林城……”月光下乞丐站在小坟前,身上脏腻,手上污泥,却挺直脊背无比坦然地说出自己的名字:“姜望。”

虎未成文,而有食牛之气。

“你也不是死在无名之地,这里名为还真观。虽然残匾已字迹难辨,也名不见经传,但必将因你而为世人知!”

说完这些话,姜望弯下腰,认认真真地鞠了一躬:“愿你在天有灵,能得安息。”

这一躬,不仅是因为左光烈留下的开脉丹,更是因为他表现出来的恻隐、坦荡和勇武。

左光烈这等人物,值得任何的尊重。

今夜恰是满月,皎洁月光照于新坟。

冥冥中仿佛有一缕微风拂动。

姜望看到,从左光烈的坟墓里飘出点点银光,在月光中缓缓升起,汇聚成一枚小小的、银色的弯月。它漂浮在新坟上空,在姜望触手可及的地方。显得如此神秘,又如此高贵。

“这是……”

姜望福至心灵。

他伸出手,抓住了这枚银色弯月。

眼前瞬间一黑。

在几乎茫茫无尽的黑暗中,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这声音似乎蕴含天地至理、大道奥妙,闻之便令人心清神明。

“恭迎洞真墟福地之主!”

在下一个刹那,一点亮光出现,无数光点出现。

无数的光遮蔽了视野,待姜望再次恢复视觉时,他看到,在眼前茫茫的黑暗里,涌动着一条璀璨星河!

而在星河之前,悬立着一个少年男子的虚影。

此人双眸清亮,鼻高且直,表情温和得仿佛没有任何攻击性,唯有微抿的唇才显出一丝倔强来。身上除了一件看不出材质的道袍外,没有任何其他装饰。

姜望愣住了。

因为这个少年,正是他自己。虽然衣着不同,也比他本人现状干净清爽得多,但他怎会认错自己?

而他正以某种他暂时还无法理解的角度,在非视觉的意义上,“看着”他自己。

“道元反馈不足,演道台十九层封印。”

那个温和的声音再次于浩瀚星空中响起。

“演道台十八层封印。”

……

“演道台二层封印。”

这句话每出现一次,眼前的星河就黯淡一分。

姜望试图理解所观察到的这一切,接着又听到:

“三品论剑台封印。”

“四品论剑台封印。”

如之前般一直延续到“八品论剑台封印。”才停下。

这其中的意义姜望并不明白,但想来与他的实力低微有关系。所谓的“洞真墟福地之主”,应当是左光烈而非是他。

与此同时,他观察到视线范围内还漂浮着一行他从未见过的文字。

这文字完全不同于他所学习的庄国文字,于他而言极为陌生,可他却清楚的感知到这些文字的意义。

“功:1850点。”

姜望正琢磨间,他所“看到”的那个自己,忽然向前一步,与他合二为一。

这个过程短到几乎可以省略,姜望活动了一下手脚,无不如意。在这个神秘的世界里,他终于有了某种意义上的实体。

而就在下一刻,那浩瀚虚空中的星辰忽然翻腾,一整条璀璨星河,都向他涌来!

他被淹没在星河中。

时间似乎失去了流逝的意义,当姜望回过神来时,已经出现在一处仙气氤氲的空间中,脑海里同时出现许多讯息。

这里是太虚幻境的世界,他所处的洞真墟福地,正在这个世界的包裹中。

他抓住的那枚银色弯月名为虚钥,是进入这里的钥匙。它借助太阴星力将宿主的灵识拉入太虚幻境。

在这里一切拟真,除了不会对宿主现实肉身造成损害外,一切与真实情况无异。

演道台是推演功法道术之地,推演所需的消耗,便是“功”。

论剑台则专用于穿梭太虚幻境,与其他修者切磋较技。

“功”的产生,多从战斗中来,同阶战斗,胜则加功,败则扣功。越阶挑战有相应加成。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其它的方式。比如,相对应的洞天福地就定期会有“功”产出。

七十二福地中,排名最低的东海山福地,每月产功一百。而下三十六福地每升一级,产功加十。上三十六福地每升一级,产功加一百。

左光烈占据的洞真墟福地排名二十三,每月可产出1850功。

也就是说,姜望每个月都有1850功的进账,可用于推演功法道术。

虽然还不清楚具体的效用,也不知这么些功能推演出什么。但仅仅是“功法”这个词本身,便足以令他心动不已!

事实上姜望已经听到了自己激烈的心跳声。

这个地方……这个地方!

这灿烂星河的世界,似乎潜藏着巨大的秘密。

仅仅是它展现的演道台与论剑台,就展开了一个浩瀚激荡的世界。于福地演道,于星河论剑,何其雄阔!

而在今天之前,姜望甚至连它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心绪一时激荡难平,直到他把目光投到一个日晷虚影上,看到这样一行文字:

福地主人,将在十五天后,接受福地二十四青玉坛之主的挑战。

失败将降级。

五个字玄黑如墨,字字似千钧。

赤心巡天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