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五章 你如果经历过我所经历的一切

[5]第五章 你如果经历过我所经历的一切

董阿宣布决斗开始的话音方落,木台上两柄长剑已铿然交鸣!

决斗之前,方鹏举百般推脱。但决斗一旦真正开始,他便无一分犹疑。出剑极稳极准极狠,没有半点余地。他能够在整个枫林道院的外门弟子中脱颖而出,能在之前的时间里赢得姜望等人的信任,自然绝非浪得虚名。

但姜望比他更快更稳更决绝!

因为他已经等了五十七天,因为这五十七个日夜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想象着这一幕。

哪怕重伤在身,哪怕病体难熬,哪怕数次濒死。

为敌时刀剑相杀,或伤或死他都认。可是被最信任的人背叛,内心所受的痛苦煎熬更远甚于躯体。

支撑着他熬过那段时日的,除了对生的无限渴望,还有刻骨铭心的恨!

一剑,破入方鹏举剑势。

剑入人亦进,他径直以小腹撞上方鹏举的长剑,血液飞溅时,姜望却漠然挥剑横过,将方鹏举手筋割开!

两道创口几乎是同时出现,可一个主动一个被动,就已经决定了结局。

姜望再进,以肘带身,猛然前砸。狠狠撞到方鹏举的胸膛之上。

方鹏举刚刚在剧痛之下失去对剑的控制,下一瞬便听到自己骨裂的声音清晰响起。

整个人被轰成虾状,撞到高台之外,又被那些摇曳的枝丫弹了回来,坠落高台。

只一个回合,方鹏举便被击败!

“怎么可能?差距……竟如此之大?!”

高台下一片哗然。

一切发生得太快,糅杂了姜望血与泪的开脉丹,让方鹏举道脉初显,气势昂扬。

掺揉姜望恨与痛的剑,也让方鹏举坠落尘埃。

“他是输给了自己,输给了畏惧。”赵汝成沉声道:“如果不是因为畏惧,他不会选择谋害三哥,以卑鄙手段夺取开脉丹。他知道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办法超越三哥,差距一旦拉开,他就再也无法赶上。”

凌河忍不住叹道:“老三初来道院时,实力尚居末流,远不如鹏举。几年过去,他的剑术已是外门公认第一,鹏举又向来是骄傲的性子……”

杜野虎怒道:“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无能无耻!?”

咣~当!

姜望将贯通腹部的那柄长剑缓缓拔出,随手扔到一边。

带血长剑啷当坠地,一如口吐鲜血的方鹏举那样无助,那样仓皇。

长剑垂于身侧,姜望缓步前行。

“救命!院长救命!我是方家子弟,方家是本城三大姓!”

方鹏举惶恐大喊,哪还有半分富贵公子的气质?

董阿面无表情,“既然是道证死斗,自然不死不休。决定你生死的,只能是你的对手。”

“三哥,三哥!”方鹏举手撑着地,不断后退,“你饶了我,饶了我!饶我一次!”

“方家是百年家族!但已经二十年没有出过中阶修者了!一步慢,步步慢!我还有多少时间可以等?我不能停下来,我背负着亡父殷切的希望,我不能停下!”

他泪眼婆娑地看着姜望:“你的开脉丹,我跟你说,你会让给我吗?”

姜望不语。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我伯父去了云国,可根本买不到开脉丹。就算买到了,也未必会给我。开脉丹的管制越来越严格,只奖励给最有希望的外门弟子,整个枫林道院只有你获得了那样的功勋,我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啊!”方鹏举痛哭失声。

姜望眯起眼睛:“我其实理解你。理解你的焦虑、不安、恐惧。方家是一个大家族,给了你优越的环境,可是竞争也很激烈。我早知道人的欲望是无穷的。我也知道你多渴望证明自己,多想替你英年早逝的父亲争取光荣,你都说过,我都记得。你急于求成,鬼迷心窍,其实我能够理解。”

在方鹏举眼中骤然闪过的希冀之光中,他接道:“可是理解不代表原谅。”

说完这句话,姜望刚好走到了方鹏举身前。

长剑在空中划过一道清晰的弧线,精准而没有一丝迟疑地贯入他胸膛。

“我如果把宽容给了恨与嫉妒,那要用什么回报爱和温暖?”

“所以啊,我曾经死过一次,你便需要用命来还。”

姜望缓缓说道。

方鹏举用完好的左手抓住剑身,任由剑刃割开他的手掌,让这柄剑停留在他的身体里,让死亡能够稍迟一步。

他艰难地,发出嗬嗬的声音。

“夺了……你的丹后,我每晚都睡不着。我很后悔……我很抱歉。可,可你安然无恙,不是吗?我们是兄弟。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原谅我……一次。”

高台下许多人情绪复杂,不忍再看,不忍再听。

但姜望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你知道被背叛的感觉吗?你知道那种烧灼内心的痛苦与愤怒吗?我曾经遭遇过一次,但还是选择了相信,然后你又带给我一次。你让我的信任,显得愚蠢,你让我的经历,像一个笑话。你让我的痛苦,毫无意义。”

记忆如流水般在心里淌过,那样平静舒缓,却无法抚平那深深的沟壑。

是否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背叛?

“你有躺在稻草堆上,虚弱无力,只能眼睁睁等待死亡到来的经历吗?”

“我仿佛看到两个影子在我面前晃悠,我知道那是黑白无常。我仿佛听到他们的呼吸,缓慢的、缓慢的,响在我耳边。我曾发誓要战胜命运!可我知道我就快要死了,可我没有一丁点办法。”

“你如果经历过我所经历的,就明白有些痛苦无法弥补。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我如果原谅你,就没有资格面对我自己。”

姜望就说到这里,缓慢并坚决地抽出了长剑。

高台缓缓降落,枝丫收缩,最后整个道术延伸的决斗场地,又化成一颗小小树苗,钻进地底。

而方鹏举就静静地躺在地面上,右手垂地,左手仍然虚握在身前,仿佛牢牢抓着那柄夺走他生命的长剑。他的眼睛睁得很大,依稀残有痛苦、不甘,情绪种种。

但他已经死了。

凌河一声轻叹,走上前来,将外衣解下,覆在方鹏举脸上。

杜野虎张了张嘴,似乎想要骂些什么,可终于说不出话。

赵汝成一动不动,沉默不语。

姜望静静站在原地,眼睛没有看向场内任何人,而是看着无尽悠远的天空。仿佛与另一个时空的自己对视。

“安息吧。”他在心里这样说。

脑海中一片空明。脊柱里那条土蚯忽然变得灵动,自尾椎一跃而起,顺利地游过一段旅途,吐出一颗圆润、饱满、美丽的道元来。

姜望心里忽然想起一句话——世事洞明皆修业,念头通达即资粮。

赤心巡天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