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第一百一十四章 英雄胆

[116]第一百一十四章 英雄胆

“鹏举以前说过,自他爹妈死后,整个方家,只有他爷爷是真心待他。”

离开的路上,凌河解释道。

方鹤翎的爷爷死得不算突兀,而且早已下葬,他们谁也没有通过牌位验尸的本事。纵然方泽厚的让权有些蹊跷,这次上门也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因此在凌河祭拜过后,三人便选择了离开,

“行了,谁不知道老大你啊。”赵汝成撇撇嘴:“老好人一个。”

凌河对每个人都真心相待,而赵汝成一方面为姜望委屈,一方面又赶着打圆场。

姜望只是笑笑,便跳过了这个话题,他并不会为此介意。

“道院怎么想的?缉刑司那边没有调查出结果,又安排我们来调查这件事。这不是捣乱么?我跟方家这么不对付。”

“或许这就道院安排我们调查此事的原因。”赵汝成说道。

“道院怀疑方鹤翎?”姜望皱眉。

“他不值得怀疑吗?”赵汝成反问:“论战力,他没什么战力。论智力,他更没有。凭什么一队四个人都死了。只剩他活着?”

“我觉得他现在还挺有城府的。”凌河说了句公道话:“而且……他没上山啊。”

“他说他没上山,谁知道呢?”赵汝成摊了摊手。

……

离开方家,凌河带队去的第二站是缉刑司。

准确的说,是缉刑司于枫林城里的办事机构。

道勋榜上的任务,来源丰富。兵部、缉刑司、道院本身,乃至庄庭,都可以在道勋榜上发布任务。

方鹤翎参与的那件任务,是由缉刑司发起,品级判定也是由缉刑司完成。

八品任务道勋奖励在一百至五百点之间浮动。而缉刑司给该任务定下的道勋奖励只有一百五十点,在八品任务中属于较低难度——这显然不符合实情。

两个八品修士两个九品修士全都战死,这样的任务难度,至少也得是八品顶级,也就是奖励五百点道勋的难度。

事实上凌河他们这次接的调查任务就有三百点道勋,而且他们还只是负责调查,并不需要处理之后的事情。虽然有指定任务上浮三成奖励的因素,但也算是合理的品级判定。

……

缉刑司作为处理超凡案件的官方机构,大约是高傲惯了。

三个道院修士带着道勋榜的任务前来核查信息,整个缉刑司里没一个人搭理。

饶是赵汝成俊美无匹,奈何缉刑司里的女修士个个都眼高于顶,根本不曾看他们一眼。

凌河挨个不厌其烦地问人,忍受了无数白眼,方才找到正主。

缉刑司评定那件任务等级的,是一名长着吊梢眉的游脉境修士。

此时他坐在柜台后面,隔着竖栏,低头拿毛笔记录着什么,表情十分不耐烦:“你们有什么事?”

在缉刑司里屡屡碰壁,并没有影响凌河的态度。

他仍只是笑笑,有礼有节:“我们是道院弟子,为丙戊号任务而来,我们有四名师兄弟,战死在那次任务里……”

“又是他娘的这件任务!”吊梢眉突然把手里的毛笔一扔:“有完没完了?”

大概可能的确是压抑了一段时间,又觉得这三个年轻的面孔可欺,他突兀的就发起脾气来:“这个他娘的审我,那个他娘的也审我。我已经被罚俸一年,你们还想怎么样?”

唾沫星子横飞,拍桌怒吼不止。

凌河稍稍避了避,还待再说。

一只手已经撞破柜台上的竖栏,揪住了吊梢眉的衣襟,然后将他整个人往外拉,直接用他的脸将那些竖栏全部撞开。

将他整个人提溜到了柜台外。

“还想怎么样?”姜望早就有所不满,来这里又憋了一肚子气,此时也不管什么器量不器量了,揪着吊梢眉道:“因为你的疏忽,道院死了四个弟子!死了!什么都没了!你他娘被罚俸一年,很惨吗?”

吊梢眉整个人都懵了。

他脾气还没发完,那道院来的小子就已经出手。他第一时间汇聚道元,却被直接而生硬地击溃。

不是他不想反抗,但是真的没有一丁点的反抗余地。

实力差距太大!

“喂喂喂!你们干什么?”

缉刑司里听到动静的其他修士赶过来。

“缉刑司重地,岂容你放肆?”

先前询问的时候,整个缉刑司像鬼屋似的,处处缄默,个个面无表情。

这会刚刚闹了点事,一下子人就都出来了。

凌河身形一晃,已拦在这些人身前。

“我们接受了道勋榜任务,奉命调查丙戊号任务始末。所有涉事人等,在此期间都必须配合!”

他脾气好,是因为器量大,但绝不代表胆小。

当初陪姜望去望江城,便是做好了血溅五步的准备。

此时立于众人之前,也是神情凛然,道元引而不发。

缉刑司众人一愣。但道勋榜是国之重器,修士执行道勋榜任务时,各方都要配合,这也是规矩。

所以如果今日事因是由那名吊梢眉的不配合引起,这几个道院修士的发作也有法理可依。

“那也不能瞎来啊!”

“就是,砸坏公物你们怎么赔?”

不管怎么样,他们必须维护缉刑司的脸面。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怎么赔?”赵汝成笑了笑,走上前道:“就这么几根木竖栏,你们要赔多少钱?”

“这是缉刑司里的东西!你当是什么?”那人冷笑道:“怎么着也得要赔个百十金吧?”

他的本意是让这些人知难而退,懂得分寸。

要知道虽然对于修士而言,道元石才是硬通货。但衣食住行,依然也离不开金银之物。一百金不是那么容易拿的。

却不成想赵汝成当即便是一阵长笑。

“好!”他转头对姜望道:“三哥,动手无须顾虑。咱们照一万金来砸。就当给缉刑司重新装修!”

“……”

“……”

缉刑司众人面面相觑间,一个脸色阴沉的中年修士出现在场内。

“原来是赵大少!”他皮笑肉不笑道:“这是来我缉刑司炫富来了?”

此人便是枫林城缉刑司的负责人,五品腾龙境修士单茶,

“执司大人,不敢这么说。”为免赵汝成起了性子加剧矛盾,凌河抢先回道:“我们都是道院弟子,接了道勋榜,按正常程序来缉刑司询案而已。但这位当事者拒不配合,甚至突然暴怒。为了避免动静闹大,我师弟只得先制服了他。”

他转道:“老三把人放了,在单大人面前像什么样子?”

姜望笑笑,也真就手上一松,将那吊梢眉稳稳放在地上。还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吧?”

吊梢眉惊魂未定,只是道:“没事,没事。”

他先前发的那通脾气,谁也不能假装没听到。因此凌河这么说,缉刑司众人还真就挑不出理。

“行了,既然是正常程序,大家就都散了。”单茶驱散众人,才看着吊梢眉道:“这几位道院高才是接了道勋榜任务来的,有什么问题,你都好好回答,明白吗?”

“明白,明白。”吊梢眉道。

单茶这才点点头,背着手离开。从头到尾,压根不提让赵汝成赔钱的事情。

“惨了,这下被记恨上了。”赵汝成笑嘻嘻地说道。

嘴里说着惨了,面上却没有一丝害怕的意思。

姜望也是无所谓的表情。他们都是道院弟子中的佼佼者,以后大有前途。

若是将来要进缉刑司,只要修为跟上了,地位只会比单茶高,若是不进缉刑司,那就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至于现在,单茶若是想玩什么手段,真当董阿不护短吗?

“咱们是不怕,就怕家里的事情顾不上。”当着吊梢眉的面,不好说得太直接。凌河只是淡淡的点了一句赵汝成,然后才道:“老三你赶紧问吧。”

从头到尾,他没有埋怨一句姜望的鲁莽、赵汝成的嚣张。即使一不小心就得罪了单茶这样的实权人物。

因为他们三兄弟在一起,无论谁做了什么事情,表了什么态度,他们都一起承担。

赤心巡天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