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第一百一十五章 相敬

[117]第一百一十五章 相敬

姜望三人离开缉刑司大门,单茶才再次走出来,负手不语。

“头儿。”他的心腹手下跟在旁边小声道:“咱们就由得这些道院的小子这么嚣张?”

“还不是你们办事不力?查个案磨磨蹭蹭,就是没结果!不然哪有他们插手的余地?”

一般只有缉刑司未能处理的案子,才会出现在道勋榜上。这是为了避免职权不明。

“这些道院弟子娇生惯养,又懂得查什么案了?”手下不屑道:“让他们白忙活去!”

单茶并不表态,只是把吊梢眉修士叫过来又骂了一顿,然后仔细询问了姜望对他提问的细节,这才挥了挥手让他离去。

“从来只有咱们缉刑司嚣张的份,哪有被人踩在头上的道理?枫林城道院自从董阿那个臭石头来了后,就愈发不像样子了。”单茶冷声道:“季司首最近正要巡视郡域,等他老人家来了枫林城,咱们怕得谁来?”

他层次毕竟不够,还不知道季玄已经来过,并且在清江水岸被宋横江羞辱走了。

“就是!”手下连声附和。

单茶又冷哼道:“赵家迁来本城不久,如此豪富,底细不见得清白。本来这几年来老老实实,孝敬得当。咱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现在赵姓小儿竟然如此嚣张,那就查查他家的底细。看禁不禁查!”

缉刑司虽然只负责超凡案件,但超不超凡,谁说了算?

因为权属存在重叠区域,一般城主强势的地方,缉刑司配合城主。城主弱势的地方,缉刑司特立独行。

而在清河郡,因为司首季玄的强势,郡内各大城域,缉刑司基本上都或多或少有一点自主权,个个吃得膘肥体壮。

“属下遵命!”心腹忍不住阴笑起来,开始盘算自己能跟着喝到多少汤。

……

吊梢眉对任务的评定符合程序,没有掺杂私心,也不存在蓄意谋害之类的事情。

至少姜望他们的调查结果是如此。

当时那件任务的起因,是杜家镇一家镇民遇害。

从现场痕迹上无论怎么判断,凶手修为都高不过九品游脉境去。吊梢眉把这个任务评定为八品,乃是考虑到左道行踪的不确定性,以及枫林城域前段时间发生的种种事件,已经提高了风险空间。

而枫林城道院这边,两名八品周天境,三名九品游脉境,这样的配置,去完成这种级别的任务,几乎是十拿九稳。

但结果却造成了自小林镇后,枫林城道院弟子最严重的一次战损。足足有四名道院弟子牺牲。要知道,往年枫林城道院内门吸收的弟子,每年也只有十名左右而已。

每一个道院弟子,都是国家的根基。这也是枫林城道院如此重视这件事,在缉刑司调查无果之后,派出姜望等人调查的原因。

从缉刑司出来,姜望他们的第三站,是张氏族地。

这是三人商量的结果,他们的思路很清晰。

从方鹤翎,到缉刑司,下一个是张溪至。也就是那起任务中负责的队长。

他虽然已经死了,但他的信息却没有死去。

在他的家人、朋友中,还活着一个记忆中的张溪至。

缉刑司就在城主府北面,距离城主府并不太远,靠近青木大道。

从地理位置上看,从方氏族地出来,先去张氏族地,再去缉刑司,相对顺路。

但姜望他们还是选择了绕路,因为事实上的顺序比地理上的顺序更重要。

张家现在俨然是三大姓之首,但走进他们的族地,却并未感受到什么骄纵之风。相反,一路上遇到的张家族人都十分知礼,得知他们是道院弟子之后,便有人主动给他们带路。

姜望等人兵分三路,分别去了张溪至家、张溪至最好的朋友家,以及族长家。

姜望去的是族长家。

去张溪至家里必然能得到最多的线索,而赵汝成是最不会丢失这些线索的人。

张氏族长以辈分论,应该是张临川的爷爷辈,但与张临川并非一脉。

当然,以张临川如今的实力,自然也归于嫡脉。甚至若非志不在此,下一任族长的位置也非他莫属。

姜望作为枫林城道院声名鹊起的新秀,张氏族长特地抽出时间,帮助他梳理张溪至的相关情况,以支持他的任务。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没有太多收获。姜望正准备告辞,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声音。“临川少爷回来了!”

张临川就踩着声音走进院来,先对张氏族长礼道:“临川来给堂爷爷问好。”

礼数周全。

张氏族长端坐着,伸手虚抬,笑容和蔼:“你修行辛苦,回来一趟不容易,不必每次都来看我。”

“应该的。”张临川笑着又招呼了一声姜望:“姜师弟这是来我家里做客吗?”

姜望哪会托大,早就站起在一边,这会苦笑道:“还不是被分配了任务么?也不知是宋副院的意思,还是董院的意思。”

他是不可能拿这个去问董阿的,董阿也不会理他。董阿是道院院长,而非谁的乳娘奶妈。

“哦?”张临川饶有兴致:“这有什么区别么?”

区别很大!如果是董阿,那就是看重。如果是宋其方,那说不定就是找麻烦。

“倒也没什么。”涉及与宋其方的摩擦,姜望不便多说,转道:“今日空手而来,倒是不便叨扰。等忙完这次任务,下次再找张师兄喝酒。”

“好。”张临川笑笑,又对老族长告辞道:“堂爷爷,那我就先回家了。”

老人笑呵呵道:“去吧去吧,让你娘等久了,回头又该怨我了。”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成年人嘴里没有具体时间的下一次,一般都等同于没有。

……

张临川从族长院里出来,往自己家里走。一路上遇到同他招呼的族人,也都点头回应。只不过捂着嘴的那张手帕,始终没有移开过。族人倒也并不介意,都知他好洁的性子。

张临川的家不算太大,但里外四进院子,也绝说不上寒碜。他父亲在族里挂了一个管事的名头,事情不多,银钱却不少。

以张临川如今的实力和未来的前景,整个家族里没人会亏待他家里人。

还未走进院里,下人便迎了出来。

“少爷,您回来了。这就用饭吧?老爷和夫人都等着呢!”

早在他踏进族地时候,家里就应当预备着了。

张临川点点头,往用饭的暖厅走去。

父母果然就坐在饭桌主位上等他。

张父是一个古板的性子,见到儿子高兴,但面上不会流露太多,只是淡淡道:“坐吧。”

倒是母亲对他笑了笑,将一碟鲈鱼移到他的位置前:“临川,快尝尝。”

张临川走到自己的位置前,看了一眼凳子,不由得用手帕擦了擦上面的油渍——那应该是上菜时不小心滴落的——而后将手帕整个团在一起,放到一边。

他很快便听到了父亲带着怒气的声音:“你怎么回事?说了临川今日回来吃饭,要你吩咐下人好生洒扫,连个凳子也弄不干净!”

母亲的声音依然委屈:“里里外外收拾了好几趟呢……”

“没事,没事。”张临川笑着打圆场,“咱们吃饭吧。”

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饭,将整个圆桌切割成匀等的三份,一人占据一角。

相敬如宾。

赤心巡天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