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第一百一十八章 白骨道子

[120]第一百一十八章 白骨道子

笃笃笃~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

“谁?”

白莲拉开房门,首先只看到一双眼白。

她眨了眨眼睛,便从那白色中挣出。“二长老有何贵干?”

“老夫没事就不能来问候圣女么?”二长老笑了笑,那苍老脸上的笑容本该称得上慈祥,但因为眼睛只余眼白的缘故,显得十分邪异:“圣女修为精进不少,真是我白骨道之福。”

“哪里。长老您才是本教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哈哈哈。不打算让老夫进去坐坐么?”

“这……”白莲眼露难色:“人家毕竟是一个姑娘家,不方便吧?”

“老夫从小看着圣女长大,你就像老夫的女儿一般,有什么不方便的?”二长老说着,便挤进了房间。

左右打量了几眼,状似无意般问道:“圣女怎么在教内自己的房间里,还戴着夜纱遮掩?”

白莲眨了眨眼睛:“天生丽质,不得不韬光养晦。”

“哈哈哈哈……”二长老大笑起来,笑声又忽然止住:“欧阳已经回来了,我嗅得到他的味道。”

“这是好事啊!也不枉我们费尽心血,牺牲那么多暗子,为他一路遮掩。那大长老怎么还不现身呢?”

“谁能够猜得到他的想法呢?”

“您都猜不到,我就更不知了。”

“是不知道,还是不想知道?”

“人家不必知道。”白莲娇笑道:“教内大事,还是得长老们做主。我静等消息便是。”

二长老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起身往外走。

踏出房门前忽又顿住:“圣女今日怎么这般好说话?”

白莲吃吃一笑:“瞧您说的。人家什么时候不好说话了?便偶尔有些脾性,不也都是为了本教大事么?”

二长老终于离去,笼罩在房间里的压迫感似乎也被房门隔断。

……

“或许这就是最后的试探。”

白莲轻声呢喃道。

她静静坐了一阵,确认不会再有人来打扰。这才放下一个阵盘,拉开衣柜,把双眸紧闭的姜望拎出来,扔到床上。

此时的姜望在五识封印中,只有这样才能够避过那双只余眼白的眼睛。

白莲掐诀,解开五识封印。

姜望霍然起身,看着白莲,按剑不语。

他虽然一直在五识封印的状态中,听不到白莲与二长老的对话,但放空五识,静下心来,也在反复思考今天的事情。

“你想问什么,尽管问吧。”白莲走到桌边,径自坐下了。

“你又救了我一次。”姜望的声音有些艰难。

白莲笑了笑:“何足挂齿?”

“这里是白骨道的老巢,你是白骨道的人?”姜望问。

“我们都是道门中人。”白莲说。

心知与她争论白骨道属不属于道门正统根本没有意义,姜望重复道:“我只问你,你是不是白骨道的人?”

“不是我。”白莲伸出玉指,点了点姜望:“是我们。”

“什么意思?”

“本不想这么快告诉你,因为你的‘蜕变’还未完成。”白莲叹了一口气,问道:“但是今天你既然出现在这里,得不到答案是不会罢休的,对吗?”

姜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道:“所以今天方鹤翎来牛头山,是一个陷阱?针对谁?”

“白骨使者的一手闲棋,并不针对谁。只是今晚不管是谁跟上了方鹤翎,都要死在这里。反正这个地方我们马上就放弃了。你和那个缉刑司的暗哨,只是适逢其会。”

白骨道很快会离开牛头山。

姜望敏锐地抓到了这个信息,但他将之搁置。转问道:“蜕变是什么意思?什么你们我们?”

“你背脊上的白骨莲花,你突然掌握的肉生魂回术……这些不足以让你联想吗?”

“你一直对我很了解,这些或许都是你的布局。白骨莲花可能是你在我昏迷的时候纹上去的,肉生魂回术是你用某种方法传给我的也说不定……我不可能跟白骨道有关!”

“修改记忆这等神通,我可没有。”白莲忽然笑了一声:“不过呢,我的确是一直很关注你,当你还是一个乞丐的时候……”

姜望悚然一惊!

为逃避方鹏举追捕,化身乞丐,苟活于还真观,那已经是还未开脉之前的事情了。白莲竟从那时候就在观察他了?

白莲很快解释道:“当初你们那群乞丐在还真观落脚,就是在我们引导下完成的选择。”

她的声音幽幽:“还真观,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地方,也是被尊神选中的地方。早在左光烈战死的那次,我就好奇,那么多乞丐都死了,为什么独独你没死?难道仅仅只是巧合吗?

为什么你后来回到道院,修行上立刻就一日千里?

想必你也有所察觉吧?

开脉之后,你的修行速度,超迈常人。

最重要的是,你能够吞噬白骨道种,你能够完美适应白骨道秘法,你会肉生魂回术!你并不普通,你是白骨道子!”

白莲最后说道:“后来我才明白,你之所以出现在还真观,正是尊神的安排。”

“不,不对!”姜望摇头。他相信他的修行来自于太虚幻境,根本跟什么白骨道子无关。但太虚幻境是他现今最大的隐秘,并不能拿出来辩白。

“就怕你嘴上说不对,却在心里痛哭流涕。”

“什么道子!”姜望后退一步:“我说过,我不可能原谅白骨道的所作所为。我也不可能跟你同流合污,我们不是一路人!”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看清这个世界的真相,没有彻底抹去你的伪善,没有找到真我。”

“我很明白我是谁,不需要你提醒。”姜望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心绪,让自己能够平静下来思考。

“你说的白骨道种是什么?”他问。

“这是很珍贵的东西,我也只有一颗。它能够吸收被寄生者的养分生长,最后完美控制寄生者。但没想到被你吞噬了……所以你看,道种当然不可能对道子生效!”

姜望冷漠地看着她:“你尝试过寄生我?”

白莲难得的目光中带了些歉意:“那个时候,我们还不熟悉……”

“现在也不熟悉,你让我非常陌生!”姜望冷冷道:“不必再说了!我绝不相信我是什么白骨道子,即便真是,我也决不会跟你们这群人面兽心的家伙同流合污!”

一个“即便”,虽然表着决心,但却说明了动摇。

白莲并不急于在这一点上做文章,而是反问道:“到底是饲养凶兽、不顾百姓死活算是人面兽心。还是抽取水族道脉炼制开脉丹算人面兽心?”

“你别想用言语动摇我的道心!”姜望声音坚决,仿佛不如不足以抗拒他所承受的压力。

他努力地平缓呼吸,印证自己的决心:“白莲,既然路不同,那就分道扬镳。我说过,我的命是你救的,你现在就可以拿回去了。”

白莲的眼睛非常美丽,似嗔似怨,秋波盈盈,她就用那双眼睛注视着姜望。

“我怎么舍得杀你呢?”她柔缓了声音,软软说道:“不过,只要你配合,我可以抹去你今晚的记忆。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等到你彻底的觉醒了,才会记起今晚的事。”

“掩耳盗铃吗?”

“不,只是时机未到。”

白莲起身探进,在姜望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就将他按在床榻上坐定。

“看着我的眼睛。”她说道:“我没有操纵记忆的神通。只是用秘术暂时封印这一小段记忆,所以你一定要放开身心,全力配合才行。一旦出了意外,轻则精神失常,重则魂飞魄散。”

姜望心知肚明,这已是最好的选择。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今夜他误入牛头山,踏进贼巢,本来应以身死为结局。

白莲诸般遮掩,已是救他一命。但如论如何,也不可能让他带着白骨道的秘密回去枫林城。

而他宁愿一死,也不肯和白骨道同流合污。

现在可以暂缓他必须面对的抉择又不必死去。

姜望彻底将心神打开,让意识被无数的莲花花瓣所淹没。

他感受到一种温暖和包容,以及眷恋。

然后他在这无边的莲瓣之海里,看到一朵莲花花苞向他漂来。

它愈长愈高,直至与姜望的视线平行。

然后莲花绽开,那绽开的正中心并非花蕊,也未结着莲子。

而是……一根黑烛!

……

……

ps:明天中午十二点正式上架。上架感言我上周已经说过,就不再说了。总之一句话,请大家务必支持一下订阅。首订对这本书来说非常重要,可以说是本书最后的机会了。如果收订比好看,那就还会有推荐。这本书能不能保质保量的走下去,除了我的努力之外,也需要大家的努力!

拜托了!

上架当天,我会连更一万多字回报大家,一共五章更新。从中午十二点到晚上十点,每两个小时更一章!上架之后,我会尽力保持每天两章的更新。

加油!祝好!

赤心巡天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