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一章:滥觞所出

[1]第一章:滥觞所出

自由都市灰鹰,奥瑞克大陆法兰尼斯地区最耀眼的明珠,此时只剩下些残垣断壁以及滚滚浓烟,再看不出昔日南境第一雄城的繁荣景象。从第四世纪末的贸易殖民地,到第六世纪初的珍宝之城,无数人耗费了超过百年的心血才建立起这座伟大城市,然而摧毁它不过只是一眨眼的事情罢了。

八叶法师之一的贾拉兹萨拉瓦作为仅剩的高端战力,握紧手中的法杖冲向制造了这场悲剧的罪魁祸首邪神瑟拉孜敦,她要发动最后的法术攻击了,这一击里承载着众人的全部希望,“我们不会屈服的,邪神”

“冒险等级十二,发动八级法术锢魂术,发动需消耗珍稀宝石,念出目标名字则无视闪避并豁免使用难度加二的判定,目标挑战等级为二十级虚空邪神,发动概率极低请玩家投掷骰子。”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忽然在边上响起。

“这不公平,邪神怎么能反攻到灰鹰来”萨布丽娜费拉拉绝望地叫了起来,她当然知道邪神瑟拉孜敦的真名,但由于这次的游戏里他们并没有获取到相关信息,所以并不能在发动法术的时候念出。

“这是dnd而不是wow,你还指望大反派老老实实地坐在自己的王座上,眼睁睁地看着冒险者起门拉糖放餐桌,直到把所有状态都加好再开战么拜托,不做点坏事怎么对得起我邪神的身份。”林田海无奈地摊开手,角色扮演游戏的魅力就在于此,绝不是他存心意为难面前的这几位,更不是因为期末收到了个a的评分而有意报复。

这个人数只有十多人的小团体,成员大部分都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助理教授和讲师,高不成低不就又没法跟身边的其他同龄人玩到一起,就抱团自娱自乐,相比于流连夜店买醉猎艳,他们更喜欢在闲暇的时候玩玩桌游。

林田海从哥伦比亚学院毕业之后继续在商学院进修,为了赚点钱补贴大城市里艰难的生活,他同时还应聘了助理教授的工作,为负责古典文学课程的教授查理斯杜根备课。由于没什么不良嗜好,闲暇时他就跟这群人一起玩桌游打扑克,相似的背景让大家很有共同语言,比如说说教授的坏话。

因为今天是刚放寒假的第一天,大家在学校里还有些事情要收尾,基本都还没有离开纽约市,所以在有人提议玩一玩之后很快就聚集到了一起。这次选的游戏是龙与地下城体系下最为经典的“灰鹰世界”,玩家分两个阵营进行对抗,并不是单纯的角色扮演冒险,而林田海抽到了邪神瑟拉孜敦的角色卡,成为了尾王。

“上帝保佑,一定要是二十”角色扮演类的游戏会有一个对游戏非常了解的人来进行各项事件的判定,作用有点类似于裁判,经其认定必须要投出二十点这个八级法术才能对邪神生效,所以萨布丽娜才会在嘴里念念有词。

“用正二十面骰来进行游戏判定的公平性,就建立在上帝并不存在这一事实上。”哪怕在数学普遍不好的米国,路边随便拉一个十岁小孩来,也知道用正二十面骰掷出二十点的概率是二十分之一,而骰子的结果完全是随机的。这种时候忽然祈祷上帝伸出援手,画面实在太过可笑了,所以林田海忍不住嘀咕一句。

骰子被丢向桌子中间的圆盘,转动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停下来,朝上的一面显示着阿拉伯数字5,判定显然失败了。游戏结束了,反派阵营的三个人获得了胜利,导演了这一切的林田海耸了耸肩,“就像我说的,上帝并不存在。”

“我受够了,你凭什么说上帝不存在。”萨布丽娜费拉拉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从她的名字上也不难看出她来自亚平宁半岛,所以她听到这种言论后非常不高兴,本能地站起来想要进行反驳。

林田海偏着头往桌上的骰子方向示意了一下,“也许是因为你祈祷了老半天,结果却掷出个五。”

“这并不能代表上帝就不存在。”萨布丽娜费拉拉很激动,就差没当场拍桌子踢板凳,从小就在宗教氛围浓郁的环境里长大,后来还上了神学院研究神学,否定上帝的存在对她而言就是否定她的一切,“你证明不了这一点。”

“当然可你也证明不了他存在对吧,为什么我能接受他可能存在,而你却不能接受他可能不存在呢”林田海很久以前就知道搞宗教的这些人全是偏执狂,跟他们讲道理是行不通的,可现在都已经二十一世纪了。

虽然我证明不了上帝存在,但你也证明不了他不存在,所以他就是存在的。这种观点自然是毫无逻辑的,却被上帝和其他神魔仙佛的信徒们广为接受,如同鸵鸟埋头的沙堆一般,给他们一点可笑的慰藉,可见宗教这东西的本质就是自欺欺人。

在某些国家,尤其是教会国家,宗教是人们生活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米国虽然号称兼容并包的民族大熔炉,然而实际上谁也没包容过谁,大家都坚持认为自己的那套最合理。萨布丽娜费拉拉感觉受到了莫大的冒犯,拿起包就要走人,“你可以质疑我,却不能质疑我的信仰。”

“坐下,玩个游戏而已。”约翰温斯顿叫住了已经走到门边的萨布丽娜费拉拉。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一口伦敦腔的约翰温斯顿是教统计学的,他在这里年纪最大并且还是副教授职称,天然压着这群讲师和助理教授们一头,所以大家都很听他的话。听得副教授开口,萨布丽娜费拉拉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随着科学的进步和技术的发展,宗教生存的空间已经愈来愈小,这个房间里的人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心智在同龄人乃至群体之中堪称超卓,所以大部分人心中更赞同林田海的观点,只不过在米国生活,某些红线碰不得,“咱们都是搞学问的,正要争个对错也不该用吵架的方式。”

林田海放下手中的易拉罐,抿了抿嘴唇之后看向场中的所有人,“我证明不了上帝不存在,然而我能证明点别的,有最近这段时间比较闲的人自愿帮忙吗,我红觉得这个假期应该会非常有意思。”

全能监督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