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熟练的找死技能(2)

[2]第2章 熟练的找死技能(2)

“找死!”两个黑衣人一把扯下手腕处的暗器,顾不上止血,对着少女就急射而去。

少女旋转腾挪,轻松的侧身躲过,“哼!就剩你们两个,还敢猖狂,受死吧!”

四个人她搞不动,两个人还是机会很多。她要拿到他们身上的烟花令,才能平安的的离开凌波城。

想到这里,少女提起三尺青锋宝剑,纵身一跃已然来到近前,和两个黑衣人缠斗在一起。

一时间雪粒纷飞,鲜血狂溅。说不清谁胜谁败!

战况之激烈,任一何曾见识过,一颗心差点没跳出嗓子眼。回过神来,他赶紧摸爬打滚的逃离了战场,免得变成案板上的猪肉,被人大快朵颐了。

就在这时,“哒哒哒”的马蹄声从不远处传来,却是有很多人赶过来的样子。

任一忍不住爆了市井粗口,“麻了个巴子!”

索性也不跑了,反正他光脚的也跑不过骑马的。

当头骑马的黑衣人手里长鞭一甩,就把他卷裹起来,对着一旁的城墙砸过去。

说不出的难受,任一只觉得自己整个内腹都震烂掉了,却是连哼哼的力气都没有,趴在地上静静的等死。

骑马的人们秩序井然的把少女团团围住,一个戴着鬼脸面具的男人策马上前和她交谈。

“交出锦囊,饶你不死!”

“哼!锦囊有能者才能破解,尔等守了几百年也不知真义,留之何用?”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少女百无禁忌的讥讽着,她知道自己潜伏回来是个错误的决定,可是,既然没有退路,那就索性强势到底。

面具男不带感情色彩的冷哼一声,“就算它没用,那也是我们神灵宗的镇宗之宝,岂能让尔等外人染指!”

“哈!我就染指了,你待如何?有本事来抢啊!”

少女从腰间掏出一个织金云纹锦囊,在手里上下抛舞着,眼里尽是挑衅之意。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活剐了她!我要让她知道,我们天下第一宗,可不是好惹的!”

随着面具男的一声令下,所有人的武器齐刷刷地,对着少女就刺将过去。

“喝!”

少女娇斥一声,眼眸一眯,提气向上一跃,所有的武器汇聚在她的脚下,被她一脚踩踏,借力就对着面具男飞扑过去。

“哈!来得好!”

面具男可不是软柿子,从马背上抽出备用长剑,迎着少女的招式,两人很快就缠斗在一起。

其余的黑衣人也不是吃素的,每当少女落空时,总是实时的给她偷袭一下。

很快,少女就支撑不住,在一个晃神的刹那,面具男的长剑已然搭在她脖颈处。

少女怒瞪着面具男,“呸!以多欺少,就你们这样也配当神灵宗的人!”

她好恨,到手的“鸭子”就要飞了,白忙活一场,说不定还会身陨,好不甘心啊!

“聒噪!”

面具男抬手就把少女敲晕,伸手在她身上翻找着织金锦囊。

“咦?怎么会没有?不可能的!”

他明明看的很清楚,对方塞回了腰间。此刻除了一包金银俗物,再无其他。

少女稚嫩的身子并没有引起他的怜惜,他“嗖”地一下站起,狠狠踢了一脚后,大声吩咐其余黑衣人,“快给我找,锦囊肯定就在附近!”

众人扒地三尺,忙活了一通,除了一堆被雪覆盖的生活垃圾,别无所获。

“混蛋!”

面具男烦躁的一拳轰击出去,震得城墙抖三抖。其余的黑衣人有些惧怕的远离他三尺,生怕被牵连。

“回去!”

待情绪平稳后,他手里的长鞭一卷,把少女提拉到马背前,夹裹着离去。

众人来得快,去的也快,很快,缤纷的鹅毛大雪就把刚才的痕迹全部掩埋,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过。

…………………………………………

小巷子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不断的穿梭着,各种熟悉的叫卖声刺激着任一的神经。他挪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身躯,破开雪层坐了起来。

“嘿哟!诈尸啊!”路过的大爷被这一幕吓到了,一个趔趄扑到雪地里。

任一没有功夫去搭理他,只是摸着发疼的胸口,有些癫狂的喃喃自语着,“还是没死,嚯嚯嚯……你个贼老天,你也嫌弃我这条烂命吗?”

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了,徘徊在死亡边缘的他,一只脚都踏进阎王殿了,总会莫名其妙的又被拉扯回阳。

“嘻嘻嘻……这是个大傻子,嘿~~呸!”

路过的小儿对着呆愣着的任一就是一口飞痰。

“这么野?回你!”

任一有些生气的团了个雪球打到孩子身上。

“哇……哇哇哇……叫花子打人啦!傻子打人啦!啊啊啊………”

任一其实打得并不疼,小儿却是个娇气的,扯开嗓子就一通嚎哭。

正所谓,打了小的自然就会惹来老的。

斜刺里跑来一个粗壮的汉子,冲上来对着任一心口就踹了一脚,“我的儿也敢欺负,活腻了吧!”

“噗~~~”

霎时,一口老血像喷泉一样溅了粗壮汉子一身。

“喝!不是我干的!”

这一幕实在是刺激,吓得壮汉踉跄后腿,抄起小儿就狂奔离去。

任一本就受了内伤,心口闷痛正难受着。被粗壮汉子这么一踹,非但没有死,反而轻快了很多。

“他大爷的,这样还是死不了,哈哈哈……”

他及其张狂的仰天大笑了一会儿,突然听得肚子如打鼓一样的声音传来,却是又饿了。

撑起疲软的身体,他扶着墙根就要站起来,却是眼尖的看到一个材质颇为讲究的锦囊,静静的躺在雪层里。

因为被雪覆盖的缘故,并没有被来往的路人看到。

他欣喜的捡起来查看,红色的锦布上用金丝纹路绣了云纹,手艺看起来异常的精湛,任一的眼力还算好,尽然没有看出针脚来,也不知是出自哪位技艺高超的绣娘之手?

冲着这份精致,这锦囊少说也能卖个几两银子。

手上沾染的血迹来不及擦去,他迫不及待的扯了扯袋口。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袋口既没有封死,也没有锁住,扯了半响,愣是打不开。

“真邪门!不管了,拿去卖了换个包子还是可以的,哈哈哈……”

想到又香又大又软的包子,他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他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尝过这个滋味了。

就在这时,一个愤怒的女声从他跟前传来,“坏蛋,你居然要卖了我!”

“喝!”

任一惊魂未定的抬头打量,所见一幕,差点没让他头发都竖立起来。

说话的是个娇小玲珑的小女孩,粉粉嫩嫩的年纪,说不出的可爱。

此时,正鼓着个包子脸,双手叉腰,气呼呼的瞪着他。

但是,比较吓人的是,她……她她她居然是个透明人。青天白日的,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透过她的身影,任一能很清晰的看到她身后的大街景观,以及行人们匆忙奔波的身影。

小女孩见他一点反应没有,一下子飘到他的眼前,挥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大傻子,我在和你说话呢,你能听到吗?”

道兄又造孽了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