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第405章 丑妖不是妖是个人.妖

[408]第405章 丑妖不是妖是个人.妖

抛却那些不愉快,清晨的美人湾,风景还挺不错。

任一一脸悠然自得的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静静的沐浴在第一缕阳光下。

至于丑妖,早就离开了。用他的话来说,它孤寂千年,习惯了一个人独处。

任一没有挽留,对方真的是个好心的人,他不会这样。他感觉对了一丝不舒服的感觉,大概是对方明知道他们离不开,却还大方的送修炼资源给他们。

都要自废修为了,还需要这些东西吗?对方并没有外表所表现的那般可怜无助吧。

放下纷扰的思绪,这一刻,他放空了自己,不再纠结自己的过往,不再迷茫未来的旅途,有的只是全身心的放松。

他很享受这样的状态,坐在那里,仿佛随时都要被这天地同化,感知不到自己的存在。

一切是那样的美好,如果能这样的状态待上万万年,似乎也不是什么煎熬的样子。

在他身体看不见的地方,那若有若无的莹莹之光,在不知不觉中运行得更快了。

那原本稀薄的光,隐隐有浓郁的架势,似乎差一点点,就能穿透经脉壁的趋势。

可惜,这一切,身为主人的任一,都毫无所知,即使修炼了透视眼的修士,也休想看出一丁点的破绽。

“哈啾~~~”

一声响亮的喷嚏打断了他的冥想,把他从那份空灵状态下震了出来。

“哎呀,抱歉,我不是有意的,我给大哥擦擦,嘿嘿……”

太子八祈吐吐舌头,赶忙抡起袖子,把溅在任一身后的涂抹尽数抹去。

两人现在和连体婴差不多,太子八祈就没有下地的时候,一直被任一背在背上。

他本睡得香甜,是被清晨的冷空气刺激到,打了个喷嚏,就这样把自己给震醒。

对于自己的冒犯,他真的很抱歉。

任一对此倒是无所谓,他又没洁癖,曾经当乞丐的时候,不知道遭遇了多少人的涂抹和白眼,他还不是照样挺过来了。

“无妨,小事而已,不知兄弟昨晚睡得可好?”

“嘿嘿……还行!呀!不对!”太子八祈猛拍一下脑门,后知后觉的道:“我怎么可以睡着?我不是在守夜吗?怎么就睡着了呢?真该打!”

说完,他劈头盖脸,又把自己打了一遍。

任一背对着他,看不见倒也管不着,只是随意提了一句,“昨晚,那个触手怪物曾经来过,所以,你们睡着了,应该就是它干的。”

或许,是那个丑妖干的,谁知道呢?这样的念头,在任一心里快速的滑过。

“什么?”

太子八祈被这个事吓得不清,捂着一张长满毛发的小脸蛋儿,差点就要从任一背上跳下去。

不要怪他谈到触手怪就这么激动,实在是被这个妖怪害得不浅。

“后来呢?你是怎么击败它的?”

“我当时也睡着了,拿啥击败它?击败它的是一个丑陋的妖怪,不对,准确的来说,是个人妖。”

面对太子八祈的不解,任一简单描述了一下,当晚他被怪物拖进天坑后,他们后面都遭遇了什么。

太子八祈只是个海族,对于人族的修炼本就觉得很难琢磨,经历这么一番,更是犹如听神话。

“我的乖乖,如果每个人族都能这样,把自己的灵识转嫁到别的物种身上,岂不就是……一种另类的长生不老?”

任一很想给他一个白眼,却发现他在自己背后,根本看不见,翻到一半的眼皮又不得翻了回去。

“你想太多了,这世上哪有这种功法,即使有……那也是邪门歪道。”

所以,那丑妖……呵呵……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任一心里冷笑,却没说什么。毕竟,他没有证据。

“唉……真是可恨啊,咱们怎么阴差阳错,跑这鬼地方来了。”

“大概是……这个卧睡的美人,给人一种无害的错觉吧。”

任一抬头打量了一下不远处,那个足足有千丈高的美人山脉,可惜,众人里面没有谁懂阵法,否则如何会自投罗网。

要是有机会学习,那该多好啊!

最后看了一眼天边的彩霞,他站起身走回篝火旁。

那上面有个陶瓷罐,里面有他熬的浓汤,此时正是香味最浓郁的时刻。

“啊!睡得真舒坦啊!好久没这么沉睡过。”

毛显得心满意足的站起来,伸展自己的老胳膊老腿,说不出的满足。

“今儿个吃什么好东西?真香!”

一旁的三石也醒了过来,擦擦口水,屁颠屁颠的跑来看任一在忙啥。

任一突然有种感觉,自己是个背着孩子煮饭的煮夫。这样的念想才刚闪过,就被他摇摇头,赶紧掐灭了。

看到三石一脸馋像的想要去捞一根骨头,他举起木勺作势要敲下去,“不准偷吃,赶紧洗漱去!”

三石悻悻然的放弃手上的动作,转而去洗漱,只是这嘴里还不停的嘀咕着,显示他的不满。

“越来越不可爱了,想当初你还是个臭乞丐,大哥也没嫌弃你,还给你吃烤鸡,这会子你倒嫌弃上我了,哼!”

被这么一番吵闹,其余的人也跟着醒了过来。

睁开眼就有好吃的,这大概就是所有人梦想的生活吧。

“哇哇哇,好棒!又有好吃的了。”

萬莹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配着那张美丽动人的脸庞,倒也让人赏心悦目。

前提条件是,忘记她过往的嘴毒行径。

至于席墨,整个人都不好了。肉汤的味道,让她整个人腻得慌,一股子从心里升腾起来的难受感觉,被她死死地压住,直到看到萬莹端着一个木碗朝她走过来时,终于崩溃了。

“快!拿远点,别让我看到!”

席墨捂着嘴巴,快速的跑到一个大石头后面,大吐特吐起来。

“什么嘛,这牛肉汤味道好极了,你至于吗!”

萬莹不屑的端着碗离开了,再待下去,席墨的呕吐声快让她也要跟着吐了。

“师妹怎么了?我去看看!”

任一丢下木勺,就要去慰问一下席墨,被毛显得一把拉扯了回来。

“别管她,那是她自找的,谁也帮不上她。”

任一对此疑惑不解,“大爷何出此言?”

道兄又造孽了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