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第409章 席墨被人忽略在山下

[412]第409章 席墨被人忽略在山下

对于爬山,其余的人也没什么经验可以借鉴。

席墨这个女人曾经所在的宗门,倒是四面环山,说不定还能知道点什么,可惜,她也不知道是什么了,吃完晚饭早早就睡了,一度被萬莹嘲讽为养了一只猪。

偏偏毛显得这个老头也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突然对席墨宽厚仁慈了很多,虽然在修行上没怎么指点,在生活各方面倒是变得异常的宽容好说话。

众人没办法,只能选择最为原始的笨办法,驱使符宝在崖壁上开始挖坑。

一时间碎石飞溅,轰鸣声震耳,灰尘更是飘荡得到处都是。任一变成了主力选手,因为他一个人顶五个人,可以一次性御使五张符宝,还很轻松的样子。

一瞬间就能砸出五个坑,这是别的人没法比拟的。

到得后来,其余人都累了,坐下来调息灵气,唯有他还精神抖擞的干着活。

且因为操练的次数多,已然有了经验,不过是盏茶的功夫,就已经爬到了半山腰的位置。

“唉……没想到,这个臭小子,短短半年就能成长到这个地步。”

毛显得有感而发的唏嘘着,心里五味杂陈。

当初,他对任一,并没有抱有太多的想法,就算他不能修炼,他也想带着他一起游历这万千世界。

他想让他跳出那个悲惨的乞丐生涯,见识到不一样的人世风景。

这个孤寂了几百年的老头,内心有些开始害怕起孤单来。

此时的他,脸上充满了和善,慈爱的表情,和他之前有些冷漠疏离的样子有了些微的区别。

只是这心境变化太快,一般人根本就察觉不出来。

三石在一旁也附和起来,“是啊,这小兄弟,想当初我在紫金城第一眼见到他时,就异样的想和他多多亲近。”

“别看他那个时候吧,穿得破破烂烂,浑身也脏,但是那双眼睛,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以为自己见到了星辰大海,异常的深邃,太神奇了。”

毛显得诧异的看着他,“原来不只是老头我有这个错觉,你也有。”

“想当初,我中了对头的虫毒,浑身动弹不得,差点就要伤势过重离开人世。恰好被这小子遇见,他也是个胆子大的,居然不害怕我是个快死的人,愣是把我从魂灵界给拉扯了回来。”

“唉……当时我就在想,这是哪里来的傻小子啊,这样好的人,老头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然后我就见到他笑了起来,那眼神,啧啧啧……老头平身仅见,总不能忘。”

“哈哈……”三石大笑起来,即使在这样的环境里,依然还算放松,看着还真觉得他大大咧咧,就连神经也粗糙得不知道害怕。

“不知道为什么,小兄弟明明还是温和热情的人,看起来好欺负的样子。我却坚信,他将来会走得比我们任何人都要远。”

“你信不信,因为有他在,即使我们被困在这个美人湾里当了金丝雀,道爷我也一点不慌。”

这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按理,任一这般的带衰,遇上倒霉的事,都已经司空见惯。

他应该会在心里抱怨,甚至是不喜。

可就是这样的神奇,他的心态稳得犹如老狗。

小可爱静静的听着他们二人说话,眼神呆滞的看着还在奋战不已的任一。

他说实话,对他原本还有些排斥的感觉,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

但是,当他的情绪差点失控的时候,任一那坚定有力的一抱,给了他久违的温暖。

天上的星星隐没的时候,石壁上的轰鸣声终于停了下来。

原本打着瞌睡的萬莹突然醒了过来,擦擦嘴角的口水,左顾右盼的道:“怎么了?好了吗?”

“咳咳……我们要上山了,你能行吗?”三石嘴角不怀好意的邪扯。

这个女人的嘴巴,可比席墨还要恶毒三倍,他很乐意看到她吃瘪的样子。

席墨看着这巨大的石壁,虽然上面有任一开的坑,甚至还有很多藤蔓垂下来,但是,在漆黑的夜里爬上去,她的胆子还是有些怂。

“这个……那个……我……额……”

“行啦行啦,别逗小姑娘了。任小子已经爬上去了,咱们只要把这个藤蔓系在腰上,他自然会把我们都拉上去。”

小可爱一改之前的冷漠疏离,说话语气变得温和了点,“嗯嗯……毛大爷说得对啊,你们的藤蔓是符宝变化的,能变大变小,变长变短,想上去,可不就是由着任一大哥说了算。”

他自己心里也犯怵,不过还是鼓着勇气,扯了一根藤蔓系在腰间。

藤蔓有修士的灵识,任一察觉到他后,缓缓的把他拉了上去。

第二个就轮到了萬莹。毕竟不好让一个小姑娘殿后。

萬莹刚开始还行,毕竟还能透过火光看到几人。待得后面升空后,实在是太高了,她突然发觉自己竟然有恐高症,很是光荣的昏了过去。

之后,毛显得和三石两个人也先后顺利的被拉了上去。

所有人在山顶上集合后,自是说不出的欢喜。这么高的地方,想必可以安心的睡一个懒觉,不用担心触手怪的偷袭。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众人还是选择了一个守夜人,此人当仁不让的,又被太子八祈抢了个先。

直到众人都沉睡了时,任一却是突然醒了过来。

太子八祈打了个哈欠,关心的询问道:“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噩梦来得这般快?”

“不不不,不是噩梦!”任一拼命的摇了摇头,“我们好像忘了一个人。”

“谁?”

“师妹席墨啊。”

“呀!这可真是,我们都着急上来,却是把这位姑娘忘了。”

“不行,我得下去把人带回来。”

任一猛地站起来,朝着毛显得走过去,“大爷,快醒醒!”

毛显得揉着睡眼惺忪的坐起来,还没怎么抱怨任一扰人清梦,就听得任一道:大爷,你们把席墨师妹一个人丢在了下面,我得去找找她。”

“哎哟!真的是……果然老了,这么大一个活人都能被忽略了。”

也实在是怪席墨,这般震天动地的响声中,也能睡得死沉死沉的,一点声响也无,被遗漏了怪谁?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无妨,现在应该还不晚,我这就下去看看。”

道兄又造孽了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