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9]第四百六十四章 散了吧,名剑有主

[469]第四百六十四章 散了吧,名剑有主

感谢大家对本书的支持,最近发现有一个APP叫石头阅读的,可以换源免费看本书,更新及时,安卓用户百度搜索"石头阅读"直接下载APK文件安装,不能通过应用商店搜索,苹果用户在AppStore搜索"石头读书".

“这就跑了”

徐小受略微有些震惊的目光投向了守夜。

他本以为即便是红衣来了,该有的对峙,该要的对战,应该通通都少不了。

最起码,也要过上两招,测量下彼此的实力,再决定去留吧

但是守夜就一个数数,方才还威震八方,睥睨天下的鬼兽,就这般落荒而逃了

“耗子”

徐小受终于明白了这个词的意思。

他看着守夜,不晓得这个当日被自己斩出血来了的男子,竟然也会有如此威风的一刻。

“你似乎不慌”

守夜没有选择去追鬼兽,似乎面前的徐小受,比他的本职工作还要更加重要。

“还好。”

徐小受探了一下气海。

宗师级别的“元气满满”不是盖的。

这个时候,即便不吃丹药,他也能抢在腐蚀人弄死自己的前一瞬间,瞬移到守夜的身后。

因此,面对类似自己成了人质之类的威胁,徐小受毫无压力。

“你不忙”

他看着守夜,眼神示意了一下腐蚀人飞蹿而去的方向。

哪怕这家伙能用四个身形分散逃跑,但主人身份的那一道略微强悍一点的气息,是完全骗不了“感知”的。

守夜轻轻的摇头。

他看了一眼远方悬空的名剑焱蟒,很是淡定的收回了目光。

“你如何发现的鬼兽”

徐小受一怔。

熟悉的盘问又来了

“用眼睛。”

他答道。

“”

“受到诅咒,被动值,1。”

守夜嘴角一抽。

这该死的熟悉感

明明自己光凭气势便是能吓跑鬼兽,为何在这徐小受面前,却是会屡屡受挫

“我说的是,你怎么发现他是鬼兽的”守夜声音重了一些。

“用眼睛呀。”

徐小受乐呵呵笑道“正如你不信我杀了鬼兽张太楹一般,是不是也觉着单凭我这区区先天,能发现鬼兽,甚至坚持到你来的这一刻,是一种奇迹”

“嗯。”

守夜毫不避讳的点头。

这正是他心里头的疑问。

在红衣同事接到传讯的时候,他便已经知晓,通话者注定是无果了。

哪怕是有玲珑石,哪怕捏碎,被鬼兽盯上的人,决计是活不下来的。

更何况,还是在鬼兽面前打开通讯,叫红衣

这怎么可能

“你还真别不信。”

徐小受上前一步,也飞至高空,面对面道“其实在他变身之前,我已经将之揍趴下了。”

“通讯也是在那个时候打的,所以这家伙根本就不知道有红衣要来。”

“否则,估计它也没空和我躲猫猫,你估计也见不着我了。”

“但是这货实力出乎我预料,确实是惊到我了”

红衣越听越烦。

别人可能阵会顺着徐小受的话术,继而思维被带走,但他身为白衣之时类似的手段不知道玩过多少了。

“你还没说,你是怎么发现鬼兽的”

徐小受怔了一下,唇齿一张。

守夜当即眼眸一瞪“你要再说用眼睛看到老子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

这下徐小受被噎住了。

那突如其来的杀气简直不要太吓人。

他顿了顿,一手捂上了胸口。

“用心感受”

咔咔。

守夜当即拳头便是捏响了。

徐小受视线下移立马回转,冤枉道“前辈真不是我想骗你就是用眼睛看出来的啊。”

“这玩意就跟张太楹一样看着就有问题还在我面前暴露了气息,想要拿剑。”

“我好歹也是经历过三头鬼兽的人了我看着像是傻子么还看不出来”

守夜被说怔住了。

好家伙。

三头鬼兽

实习期的红衣,都没有这货命大吧

这家伙单凭这双眼睛,估摸着就要超越信的第六感了。

这苗子

果然不愧是自己看上的人吗

“徐小受。”

守夜深深凝视着面前这个青年。

“嗯”

徐小受抬眸回望。

“你真的,和鬼兽没有关系吗”

守夜迟疑了。

前些时候他还能闻嗅到一丁点奇怪的味道。

但此刻,才几日不见

这家伙别说身上的臭味了,连修为境界,竟然都隐隐有些看不出来

“有啊”

徐小受郑重其事的打断了守夜的沉思。

守夜惊异的面色还不待有所改善,只闻面前青年继续道“我这才帮你抓了一头鬼兽过来,你是不是要让我撇清和鬼兽的关系,否定我的功劳,然后独吞功勋”

“”

这一下,守夜差点当着这货的脸,一脚踹开。

“老子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个什么意思”

徐小受识相的柔和了一下语气,疑惑道“你是要我回答我和鬼兽没有关系之类的话语吗”

他哈哈一笑,道“这也能算是一个问题么我都遭遇了第三头鬼兽了,你说我和他们没有关系,我自己都不信。”

不是这个关系啊

守夜心里头无力了。

他总觉着面前的徐小受在想方设法的回避自己的问题。

但事实是,这家伙的脑回路,好似真的一直都和正常人不大一样。

“我说的是,鬼兽寄体,你是吗”

徐小受笑声当即一滞。

气氛似乎直接凝固了。

风沙沙的吹。

两双目光在虚空交织碰撞,没有一个人退缩,都是迎面而上。

良久。

“我说是,你信吗”徐小受开口。

守夜目光黯淡了。

他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回答。

这是他第一次猜中了徐小受的想法。

他多么想要对方直接给出一个否定的答案。

哪怕这个答案,自己可能也会存在有怀疑。

但事到如今,徐小受的回答,依旧如此模棱两可。

似乎已经说明了问题

徐小受这一次没有嘻嘻哈哈了。

他神色认真了起来,接着方才的话说道“前辈,您不用老是问我那些个根本没有意义的问题了。”

“什么样的问题,什么样的答案,您自己本该清楚。”

“我说得再精彩,于事无补。”

他顿了顿,看着守夜面无表情的脸,继续道“有时候,正如抛硬币一般,硬币往上的那一瞬,抉择其实已经出来了。”

“我不知道您对我的看法是什么,又在哪里徘徊”

“但是,于我而言,我个人,选择正义,也相信正义。”

守夜微微失神。

正义

这不就是红衣和白衣,一直可望而不可即的吗

徐小受见对方没有说话,继续道“我也不晓得红衣的宗旨,但在我个人看来,即便是人性,也会有好坏之分。”

“所以,如果”

“没有如果。”守夜打断了徐小受的话。

他已经知晓对方要说什么了。

同时,也一下子明白,为何这家伙对自己于他的怀疑,一直保持着不辩解,不默认,但也相对抗拒的态度。

徐小受很聪明。

他应该看出来了自己的招揽之意。

但这家伙,天真了。

人有好坏。

鬼兽却没有如果。

历史告诉世人,所谓鬼兽拥有的善良,不过是为了有朝一日爆发而做的蛰伏罢了。

守夜的目中再度恢复了光亮,微微有了欣赏。

谁又不是从这个阶段走过来的呢

会有这样的心态,说明徐小受的心地,本质上还是善良的。

天真,可以改。

善良,是真的很难做到。

“我明白了。”

他点点头,目光扫过周遭荒凉的乱景,轻轻一个叹气“但有些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徐小受不语。

有些事情,他确实不敢苟同。

至少在和辛咕咕接触的那些个时刻,就已经证明了。

鬼兽,其实也是可以交流的。

将其当做一种生物的话,充其量,也就是比较难控制的那种罢了。

狮子也会伤人。

但没有人会因为狮子拥有兽性,而将其种族灭绝。

或许也有人会觉着鬼兽和狮子无法类比,毕竟不是同一个层面上的生物。

但人呢

人和炼灵师,什么时候,又是一个等级的了

“堵不如疏。”

徐小受定定道。

守夜笑了。

他就知道面前青年,会是这样的一个想法。

缓缓摇头,守夜轻声解释“有些事情,疏不了;有些事物,它必然,且绝对。”

“何来绝对”

徐小受正色道“世界是相对的。”

“何来相对”

守夜又笑着反问。

徐小受上指天,下探地。

“世界。”

“世界就是相对的。”

“天地,黑白,是非。”

“白窟,外界进来,出去。”

“这些,都是相对的。”

守夜点点头,道“你说的都对,但鬼兽,就是绝对的。”

“何来绝对”

徐小受再度反问,义正言辞道“即便是你说的绝对,也是相对于相对而成就的绝对,相对和绝对,本身就是相对”

守夜“”

“受到诅咒,被动值,1。”

他突然失语了。

沉默了良久,视线越过徐小受,看到了远处的名剑。

“你想要拿剑”

“受到询问,被动值,1。”

徐小受“”

场面停歇了足足有三四息的时间。

二人相视无言。

这个时候,鱼知温已经来到了二人的身侧不远处。

她震惊的看着徐小受用这种完全碾压的姿态,在言语上直接驳斥得红衣无话可说。

这家伙,怎么敢啊

那可是红衣

“受到敬畏,被动值,1。”

“对。”

徐小受眼瞅着守夜那毫无技术含量的转移话题,突然也不想要接回去了。

他顿了顿道“我已经帮你找来了鬼兽,它是被你放跑的,虽说是为了救我,但我并不需要。”

“所以,功勋应该还算吧”

守夜好笑的看着这家伙。

还说什么并不需要

这要不是自己过来了,面前这家伙,早被碾压成烂泥了吧

但是了解完徐小受对这个世界的态度,他已然释怀了。

前有鬼兽张太楹,现有鬼兽黑冥。

单单徐小受这独自一人处理了两头鬼兽的功绩,便已经不知道要远胜多少刚入伍的红衣了。

“算。”

他难得的没有否定面前青年,缓声道“算上之前张太楹那次,功勋合成,我帮你拿名剑。”

“哈”

这一下徐小受惊了。

拿名剑

他有想过功勋奖励会是其他的什么超绝功法或者神兵之类。

但名剑

有这么夸张

天下名剑才二十一把,自己这才赶跑了一头,还虚假的杀过一头,就可以拿名剑了

那红衣岂不是人手一把

鱼知温在一侧也是被吓到了。

自己二人确实是第一时间发现了名剑。

但这东西没拿到手上,便永远不是自己的。

有时候甚至拿到手上了,也不是自己的。

宝物有缘者得之。

这个道理,是个炼灵师都懂,也都用过这个借口。

而且理论上来讲,徐小受虽说是因为鬼兽而唤来了红衣,但名剑也在一侧。

所以,红衣完全可以按照规定,断定鬼兽也是名剑吸引而来之后,对帮助徐小受一事,拿去一半的宝物酬劳。

这一半过后,名剑可能留下给徐小受的,便只剩功法了。

可守夜,完全没有这么做。

反其道而行之的“我帮你拿名剑”,简直是出乎意料的豁达,令人费解的大方

“我功勋,有这么多”

徐小受反而迟疑了。

“没有。”

守夜摇头“这一把名剑,只为你拿。”

鱼知温当即感觉下巴一重,差点没当场被卸下来。

只为你拿

她眼神狐疑的在徐小受和守夜二人身上来回流转,目中露出了震惊的光芒。

徐小受反倒眉头一掀。

仅此一句,他便是完全断定了,这守夜真的对自己动心了。

呸,不是那种动心

是起了招揽之意的动心呃,心动呃,意动

总之,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名剑可是我先发现”

徐小受当即便是想要反驳一番,拿回属于自己的先手权。

但他思虑一转。

那明明已然出世,本该自由翱翔的名剑,此刻却被莫名力量禁锢原地,不得动弹。

钟渠明明有着鬼兽附体,甚至暗中下了大力,却也愣是没能把这焱蟒,拔动分毫。

如此

“前辈,要帮我拿剑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徐小受嘻嘻笑了起来“你先帮我拔出来试试”

守夜脚步一顿。

他说的“帮你拿剑”,是指帮徐小受挡下那些个抢剑的人。

这家伙,真不会脑子窘迫到,直接认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帮忙拔剑

“你认真的”

守夜低头,感觉拳头有些痒。

“认真。”

徐小受后撤一步,躲到了鱼知温的身后“您先别激动,说不得这剑你还拔不起来”

“”

“受到诅咒,被动值,1。”

这般嘲讽,直接给守夜气得心肺皆痒。

他甚至当即就想要给这家伙的脸来呼一拳,但看徐小受的面色,真不是开玩笑。

能以那般轻淡的姿态,说出“相对”和“绝对”那般拗口言论之人,会是个真傻子吗

守夜不信。

所以,这剑,难道还有玄机

守夜狐疑着。

他没有说话,飞身到了剑身之前停下,四顾之后,却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探了探手。

守夜顿住。

他感觉徐小受是不是其实只是想要羞辱一下自己。

或者,使唤

通过先天修为使唤红衣,继而满足他那变态的满足感、征服欲

“拔”

回过头,守夜不确定问。

“拔啊”

徐小受下巴一点,“拔就拔,问我做甚”

“”

“受到诅咒,被动值,1。”

“受到惦记,被动值,1。”

守夜一个深呼吸,心道罢辽,为了红衣,为了拿徐小受

他单手握剑,轻轻一提。

“”

没有动静。

“哟嚯”

守夜来兴致了,敢情徐小受还真的在这里搞了玄机

再一用力。

“”

依旧没有动静。

守夜面色一僵。

“噗。”

一道极为细微的笑声出现,守夜滕一下转身,怒目而视“笑屁”

结果,他看到的是一脸严肃的徐小受。

这货四下张望了之后。

“谁”

“谁笑有人笑吗”

守夜“”

“受到诅咒,被动值,1。”

他咬了咬牙,不受外界干扰,灵元大开,猛然灌注上了右手。

“”

名剑仍旧巍然不动。

“还不起”

守夜怒了,双手持剑,猛然一拔。

“轰”

这一下,虚空直接炸开气波。

然而守夜的手都蹿上了空,名剑却还是矗立原地。

“噗”

又是一道笑声

守夜忍不住了,猛然一个翻身,当即瞪去。

“徐小受”

“嗯”

愤怒一滞。

徐小受那无比认真的神情,正定定的落在名剑之上。

因为自己的呼唤,他才堪堪挪开视线,落到自己身上。

“叫我”

徐小受不解道“我在这里呀,这么大声作甚”

鱼知温在一侧,差点就憋不住笑了出来。

但是守夜的愤怒就在当前,她愣是憋得香肩轻颤。

“受到敬佩,被动值,1。”

“受到诅咒,被动值,1。”

看着满面无辜的徐小受,守夜气不打一处来。

这家伙,难道不知道斩道级别的灵念,别说是背后偷笑了。

恐怕是微表情中透露出来的心理活动,都能直接听到啊

他震惊于这货的变脸速度,忍气吞声,没有继续下文。

“怎么回事”

守夜指着名剑。

他感觉每次在徐小受面前,自己的面子就像是不存在的一样,一次次被踩碎。

“不知。”

徐小受直接摇头。

守夜“”

“你说不说”

“受到威胁,被动值,1。”

“我是真不知道呀。”

徐小受这下欲哭无泪了。

对于焱蟒的不简单,他也只是推测。

此刻却完全肯定了。

这剑,绝对有问题。

鬼兽拔不出来也就算了。

怎的连红衣守夜,一个能用数数就吓跑鬼兽的人到了,还拔不出来

“轰”

就在二人再度要陷入辩驳的情形之下,极远之地,一道轰鸣声响,在震撼九天之后传递了过来。

徐小受“感知”探去。

结果发现,爆破已经完全超越了自己的感知范围。

可即便是用肉眼,他也能清晰瞧着那天际中突然炸开的黑洞。

这般距离之下,黑洞还有如此之大。

可想而知,事发地的战斗,究竟有多恐怖。

“鬼兽”

徐小受不确定道。

“嗯。”

守夜瞥了一眼,便是收回了目光。

“不是放过它么”

徐小受看着守夜“你说的,十秒那个”

“我只说我放过他,没说别的红衣不会放过。”

“额老阴比。”

“嗯”

“噢噢,英明呀前辈”徐小受不敢嘀咕了,大声赞扬着。

“哼”守夜冷哼。

鱼知温看着这两个人就这样在自己面前这般旁若无人的拌嘴,惊得头皮发麻。

她一时间愣是感觉自己的存在,稍稍有些多余

默默后撤了一步。

抿着下唇,鱼知温打量着二人,沉重叹息。

“受到祝福,被动值,1。”

“红衣都是这么厉害的么”

徐小受问出了心中疑惑“我看你也只是斩道吧,那家伙,似乎完全爆发开来,已经超越了王座”

守夜顿时嘴角一抽。

你个先天,可是真敢说啊。

只是斩道

“红衣有封印石,有灵阵师,只要不遇到鬼兽偷袭,基本上局一定,鬼兽就跑不了。”他没好气道。

“封印石吗”

徐小受想到了自己的封印之戒。

他豁然一惊“那如若对方是封印属性”

守夜眼睑一低,眸中精芒一闪而逝。

那些个横七竖八的软虾红衣画面,再度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

瞥了一眼鱼知温,这个女子他不认识,所以不准备在徐小受面前谈论此事。

守夜转口就道“名剑怎么回事,你做了手脚”

徐小受心道你可真敢想,我区区一个平民,有什么资格给名剑上手脚。

方想说话。

“感知”便是探到了无数身影已经从外界蜂拥而来,齐齐而聚。

“有人来了。”

守夜低眉道。

“受到注视,被动值,16。”

“受到注视,被动值,23。”

“受到注视,被动值,59。”

“”

一大波人像是丧尸攻城一般,极速扑来,仿若慢了一秒,眼前的食粮就要被别人给吞了一般。

结果到了一看,看到了名剑的同时,还看到了名剑跟前的三个人影。

一男一女。

一个红衣。

“受到怀疑,被动值,86。”

“受到怀疑,被动值,114。”

人数不断攀升,徐小受这才知晓。

恐怕这一波,才是名剑出世后临近赶来的第一拨人。

鬼兽和钟渠的提前到来,真得只是一个意外。

“我的”

徐小受看向名剑,向守夜询问着名剑的所有权。

“你的。”

守夜不耐烦道完,上前一步,看着因为自己而停下的所有人,一挥手,“散了吧,名剑有主。”

我有一身被动技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