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第四百六十七章 名剑压名剑,剑高一等!

[472]第四百六十七章 名剑压名剑,剑高一等!

感谢大家对本书的支持,最近发现有一个APP叫石头阅读的,可以换源免费看本书,更新及时,安卓用户百度搜索"石头阅读"直接下载APK文件安装,不能通过应用商店搜索,苹果用户在AppStore搜索"石头读书".

“嘭”

一声炸响,气流爆散。

那坚若磐石的名剑在横向冲击力的抽打之下,竟然以肉眼可见的弧度,弯了

一毫米

毕空整个人都在空中似乎定住了,面庞暴起了青筋。

脚背传来的剧烈疼痛,根本不足以压下他心头的疯狂。

他加大了劲,就想要直接将这名剑从持立虚空的状态中,狠狠抽飞。

这一抽,如若是抽在剑刃上,那想来毕空的腿脚根本不保。

但是剑把

只要能动,就有希望

众人一脸绝望的同时,眸底也不由得隐含出了一丝希冀。

“能成”

独独徐小受,此刻心完全放松了下来。

“不过如此嘛”

只要名剑不是直接被击飞。

类似这种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攻击,怎么可能比得过守夜的持续爆发要强

“二”

他优哉游哉的喊出了声。

果不其然,毕空压箱底的底牌都出了,灵体都暴露了,依旧没能在名剑之下,讨到好果子吃。

场面一个僵持,徐小受的数数便是直接落定了。

“一”

“游戏结束,谢谢这位朋友赏脸。”

“呀”毕空整个人不忿了。

他变向再度盘空,翻身一脚轰去。

名剑又是微微一弯,接着反弹回去的空隙,毕空转瞬间又是一个爆发,从另一侧一记鞭腿。

“嘭”

这一下,名剑弯得更甚了,足足有

两毫米

“朋友,你时间到了,又要我出手吗”

徐小受脸色黑了。

这家伙是惯犯啊。

果然,类似这种不守信用之辈,就是不能让你继续参与竞赛呢吧

毕空绝望了。

他停下了攻击。

单体输出之中,这一式已经是他的最高伤害。

哪怕如此,却是连名剑的不明禁制都没能打出来。

玩个屁啊

“你坑我。”

他回过头,冲着徐小受怒目而视。

“你自己交的钱,我有强迫过你么”

徐小受气乐了“我不仅没有强迫你,还让了你多输出了好几息的时间,机会给了你,你拔不出剑,还怪我头上来了”

“这名剑,铁被你认主了”毕空不忿。

“认主”

“你见过认主的异象了么你就敢说”

“真要认主了,你方才干嘛还交钱,你是傻子吗你”徐小受咄咄逼人。

“我”

毕空被噎住了,“我不信,这名剑定然被你做了手脚,不然”

“你果然是个傻子吧”

徐小受直接打断他,白眼一翻“这名剑我要是没做过手脚,我能自信到用一百万的价格便将它的归属权转让出去”

“这个交易就是本着自愿的原则,我做手脚,再看一下你们能不能破解我做的手脚。”

“前面就有红衣的前辈见证你自己参加的活动现在结束了你就无理取闹开始怪起我来了”

徐小受转头看着后面的长龙队伍。

“你们里头还有谁是这般天真想法认为我没事放一把名剑在这里给你们拔还没有动手脚的。”

“赶紧给我撤了省的我到时候清人”

“武功不行可以理解脑子不好使那就真没救了。”

徐小受一挥手,气抖冷。

“受到畏惧,被动值168。”

毕空“”

他竟无言反驳。

是啊谁会认为徐小受不曾动过手脚

大家本就是觉着自己可以、自己行才甘愿付出这为数不多的一百万想要搏一次机会的啊

队伍没有人有所动作甚至有的人还出言嘲讽了。

“兄弟你要不行,赶紧撤了,我们还等着呢”

“没钱了吧这是”

“想来也是呢,再要来一次拔剑,再要加一个零,那就是十亿”

“十亿,对上名剑来说,固然不多,但谁手上,能出门带个十亿呢还有可能是拔了个寂寞的说”

毕空沉默了。

十亿他还真带了。

但是,这名剑太顽强了。

以他目前的手段,竟然只能微微撼动这么一丝。

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果然是死的最惨的吗

“下去吧,莫要丢人现眼了。”

徐小受挥着袖袍,淡漠道“下一个。”

下去

下去,那自己不是白白飞了一个亿多

毕空心里头像是吞了粪一般难受,他挣扎道“我不服,你拔一次剑给我看。”

“我拔剑”

徐小受再度被气乐,“你是要我给你证明这剑是我的吗证明你确定”

毕空“”

徐小受的“证明论”,目前还没有人可以给破解掉呢。

他头疼了。

还不曾说话,徐小受继续炮语连珠。

“且不说剑给你拔出来了,就算证明这是我的。”

“单是这剑是我的,我就可以选择拔出来,亦或是拔不出来。”

“拔不出来,这剑就是不我的,证明我没有说谎,你们可以继续拔剑。”

“拔出来了,这剑也还是我的既然剑是我的,那我为什么还需要证明”

“所以,就这么跟你说了吧,我拔与不拔,屁关系没有。”

“你这问话

徐小受“啧啧”一声,摇了摇头,目露嘲弄道“果然是连半个脑子都没有的人啊。”

毕空直接被绕晕了。

他觉着徐小受的话太扯了。

但是细细一想。

哎,好像又是这个理哦

既然这家伙拔剑与不拔,都不能证明什么,亦或是只能证明剑是他的,那自己

哎,我方才是想让他证明什么来着

毕空眼珠子一瞪,半晌说不出话来。

“受到诅咒,被动值,1。”

其他队伍中的人说实话,也有心想让徐小受本人拔剑一试。

但这货一番话出,在场愣是没有人可以当即反驳掉。

加之这人又是名义上的名剑原主。

“可恶。”

“完全说不过啊”

“受到诅咒,被动值,241。”

“受到敬佩,被动值,110。”

“下一个。”

徐小受直接摒弃了毕空。

后者还想要再度挣扎一下,守夜一个眼神望过去,他就泄气了。

“得,一个亿,打水漂了。”

他退后一步,越想越气,捧着嘴大声喊道“大家不要被他骗了,这剑古怪得很,这姓徐的,就是来骗钱的,你们千万不要上当”

徐小受回头看了他一眼,也不赶人。

他笑着回望向队首之人。

“你要听他的,还是玩一把”

为首的男子恭敬的递过一枚金卡,和徐小受划钱交易,谄笑道“哥,我先试一试。”

毕空“”

“受到诅咒,被动值,1。”

“无知,无知啊”

他悲愤欲绝的斥骂着。

内心里头对徐小受的商业头脑,确实敬佩到无以复加。

这特么光凭说教,哪怕是有前车之鉴,哪怕是用肉眼看过了拔剑的全程。

这帮家伙,依旧一个个被一百万给蒙蔽了心眼。

徐小受太毒了。

他要是说成一千万,或者直接一个亿,可能真有人此刻选择直接放弃。

但一百万

相较于名剑,相较于一个逆转天命的机会,这根本就不算钱啊

而一旦开拔,谁又能保证,自己不会陷进去

“牛批,这姓徐的,到底从何而来”

“枉我当时听他说一百万,还以为是个二愣子来着,现在看来,这家伙说的不错,我才是个二傻子呀”

毕空泪目看着二人交易完毕,又有一个人抱着上天的心迈步飞向了名剑之侧,心头涌出了无限敬仰。

他毕家,就是靠生意起步。

徐小受这一招,看似在一层,实则在三层都不止呐

“受到敬佩,被动值,1。”

“计时开始。”

“”

“计时结束。”

徐小受毫无感情的终结了第二个人的游戏体验。

这家伙也是宗师,但看得出来,他的修为甚至没有毕空的高,更加是不曾有类似的灵体。

唯一有的客观硬性条件,可能便是他也算半个剑客了。

但后天巅峰的剑意,试图感化一把名剑。

说实话,贻笑大方

“继续”

徐小受笑眯眯的样子,简直让人抓狂。

“继续”

那人眼热的继续刷了一波卡,再度迈步走向名剑。

毕空绝望了。

徐小受成功了

这一波徐太公钓鱼,简直是不要太成功了。

哪怕此地众人都只进行两轮,按照在场两百多人次来计算,徐小受,净赚二十多亿。

而且,只要有哪几个富家子弟脑子一热,这个数额,还能再翻几番。

“受到敬佩,被动值,1。”

“受到敬仰,被动值,1。”

“受到羡慕,被动值,1。”

“计时结束。”

“计时开始。”

鱼知温痴痴的望着徐小受像是个迎宾人一般,一次次的迎来金钱,送走客人。

她第一次觉着哪怕是“招待”这一种职业,在不同人扮演的情况下,依旧有着不同的效果。

徐小受太可怕了。

完全不用付出任何行动。

我说三个数,一百万

瞬间一百万

一千万

瞬间一千万

一个亿

仍旧还有一个亿

接连十几个人下来,光是上亿的,便是有足足四个。

鱼知温木了。

“这就是用脑子的,和用武力的区别吗”

“受到羡慕,被动值,1。”

守夜同样有些发怔的望着面前这诡异的一幕。

明明所有人面对这名剑,都知道自己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偏偏,在徐小受面前,这种只可能在梦里出现的送钱行径,活生生出现了。

还是出现在一个异次元空间之中

天知道,在这类生死一瞬的地方,在这种毫无规则的境况之下,如此戏剧性的一幕,究竟是多小的概率,才可以出现呐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咪\咪\阅读\a\iiread\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徐小受”

“这家伙,好似也是一个灵阵师吧”

“不行,千万不能让兰灵发现,不然自己这个接班人,可能就要保不住了。”

守夜觉着自己捡到了一块玉。

以前他觉着这是一块璞玉。

或许要等他可以上战场,还得给其雕琢、完善、修饰。

如此,在红衣的队伍之中,这玉,才不至于被浩瀚的光辉给掩盖。

现在他发现,错了。

大错大错

徐小受这块玉,特么就是一块黑心玉

这玩意要是成了队友,那就是队友的福音。

要是成了敌人,仅凭这一块天然的黑心,就足以成为所有人的梦魇

“简直了。”

“还好还好”

守夜心头暗自想着,还好自己发现得早,这家伙,逃不出手掌心。

“一。”

“计时结束。”

徐小受此刻对数字极为敏感。

他完全记得,自己已经送走了二十八个人。

其中,十一个选择三次抽奖。

毫无疑问,全是“蟹蟹惠顾”。

徐小受此刻知道自己的转盘为什么会有“蟹蟹惠顾”了。

敢情“蟹蟹惠顾”的始作俑者,竟然是如此的快乐吗

他乐呵呵抬头。

“下一个。”

顾青二拿着一张卡,面色无比凝重的递了过来。

徐小受一愣。

“是你啊。”

“嗯。”

顾青二视线没有半分波动,死死盯着那把价值几十亿的名剑。

徐小受犹豫了一下。

“古剑修,一个亿起步。”

他面无感情道。

“哈”

顾青二当场整个人都不好了,瞳孔回焦,看着徐小受“为什么”

“为什么”

徐小受一乐“你问我为什么”

顾青二看着这家伙深深吸了一口气,就要开始炮语连珠,他脑袋都疼了。

“打住。”

“你先别说话。”

“嗯”徐小受眉头一挑。

“小师弟。”

顾青二回过头,他的身后,便是顾青三。

“干嘛”

小师弟下意识的一缩身子,潜意识已经感觉到了不妙。

“钱”

“没有。”

“你有”

“我没有。”

“我看到了,你有三个亿,我拔完了,你还可以拔一把。”顾青二眼珠子一瞪。

“我”

顾青三当即眼泪就流下来了,“二师兄,这是我的钱,这是一个亿”

“不,它不是你的钱,它也不是一个亿。”

顾青二神色郑重,双手摁住了小师弟的肩膀,铿锵有力道“它,是师兄的机缘”

徐小受差点就笑出了声。

这两个逗比,简直是不要太快乐了。

但一想到这二人的与众不同,他其实有些慌。

不过毕竟交易已经到了这个程度,再要反悔,恐怕真的容易引发众怒,继而被围殴致死。

现在,姑且只能选择相信那名剑了吧

徐小受心头忐忑着和顾青二完成了交易,进账一个亿却根本没有快乐,有的只是担忧。

“有戏吗”

他偏头对守夜说道。

“有。”

守夜郑重点头,徐小受心一乱,便听他继续道“但是很悬。”

“哦”

徐小受来兴致了,“为何前辈方才拔过,那剑,感受如何”

守夜面色有些难堪。

毕竟身为斩道,自己也是和这些人无异,直接扑街,着实太丢人了。

但想到那剑里头的怪异,他疑惑道“那手脚,真是你弄的”

徐小受没有明着回复,模棱两可道“如何”

“很奇特。”

守夜其实也说不出什么感觉,他只是隐隐觉得,那股力量,不似徐小受能搞出来的。

但这家伙,也很不一样。

丹道、阵道、剑道、体道,那一个像是他能搞出来的

往死里说,那道斩伤过自己的剑念,也不像是徐小受可以拥有的。

但在这货的身上,一切不可能,都便成了可能。

既然如此,为何这名剑禁制,不可以是他弄的

“我好似感受到了一股圣道的力量。”

“最起码是太虚。”

“你小子,该不会真是什么太虚世家弟子吧随身这么多底牌”守夜狐疑着。

太虚

徐小受惊诧了。

所有人都可以认为这剑是他弄的手脚。

独独他心里明白。

此剑自从出世,自己甚至连摸都没摸过。

为的,便是怕沾惹上了预想中的,可能并不存在的大因果。

但现在看来,自己没有想错

名剑不可能平白无故有圣道、太虚的力量

“人为操控”

“真是有人把剑给引了出来吗”

徐小受暗自揣测着“既然如此,他不拿走,又是为何”

难不成,不是不拿走,而是根本拿不走。

亦或是,内部转账,不能提款之类

徐小受心口一悬。

他又觉着不对劲了。

这样的话,莫不成此剑,真是大能的布局

心头惊异,徐小受也不表现出来,只笑眯眯道“只有太虚之力吗”

守夜瞳孔一缩。

这话

莫不成,徐小受背后之人,不止太虚

半圣,圣帝

开玩笑呢吧

“开始了。”

守夜没有回应,而是转头看向了顾青二,这家伙已经来到了名剑之前。

徐小受同样打断了自己内心的猜测。

他可不敢让一个已经拥有名剑的古剑修,在另一把名剑前蓄势。

说不得,真会有什么突发情况发生

“计时开始三”

连停顿都没有,但是刻意拉快的节奏,根本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直接打破顾青二的心境。

顾青二屏息凝神,竟没有选择动手,而是默默闭着双目。

全身上下,也是一点剑意都不曾升腾。

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未知,更加让徐小受慌乱了。

哪怕是守夜,这一刻也屏住了气,仔细观望着这个差点让他受伤的青年,究竟能用出什么手段。

“二”

徐小受很想要加快节奏,但是这一刻数数,竟然显得无比缓慢。

顾青二没有动。

“一”

“计时”

就在“结束”二字落定之前,顾青二猛然睁眼。

“嗡”

这一下,全场剑修手中佩剑,尽皆出鞘。

数十把形态各异的灵剑齐声嗡鸣,在那漫天磅礴剑势的牵引之下,剑尖朝向顾青二。

万剑归宗

这就罢了,万剑归宗之后,灵剑竟然还对着顾青二,微微一拜。

这一拜,拜得顾青三面色大变。

“二师兄,二师兄竟然开始感悟到这一步了”

“怎么可能”

“大师兄也就一句话的事情,他怎么可以悟得这么快,这到底谁才是至剑道体”

“呜呜呜”

守夜同样面带惊异。

“八方来朝”

徐小受感觉自己明明就可以脱口而出的“结束”二字,突然间变得如此晦涩。

他心头一凛。

意识到顾青二再度使用了他那奇特的“时间”属性。

这家伙

简直不要太强

“结”

挣扎着的一字刚刚脱口。

宛若化身剑道王座的顾青二,携天地剑势,睥睨名剑。

这一下,焱蟒轻而易举的感受到了他的挑衅。

“嗡”

名剑巨震,周身那无形的天道锁链,竟然被挣得显形。

徐小受慌了。

他的最后一字,根本无法出口。

顾青二太强了。

虽然只见过他一次出手,但真正面对上去,哪怕不曾对战,徐小受也意识到了。

自己的剑道修为,真要比对上他,决计是要被碾压。

还是完败,甚至是要被秒杀的那种

“”

顾青二看着面前的名剑震颤,嘲弄一笑,缓缓抽出了背上的“绝色妖姬”,在剑把之上,轻轻一压。

这一刻,谁都能看出来,这极致无比的狂妄姿态。

绝色妖姬,高焱蟒,足足一等

“嘭”

虚空直接炸开了。

漫天的火焰腾雾轰然溅射开来。

焱蟒直接从冷却状态,恢复至灼热。

那于剑把之上的蟒身似乎也活了过来,寸寸灵显。

截至蛇口,一道灼光游完剑身,苍穹之下,那炙热剑意直接沸腾。

“轰”

虚空再度爆破,这一次,名剑剑身之上的无形锁链,直接炸开。

焱蟒一声嗡鸣,瞬间顶飞了绝色妖姬,一飞冲天

顾青二抬手便是唤回了自己的佩剑。

轻轻一笑,他回眸看向了徐小受,口中言语自如。

“我赢了。”

“束”

徐小受直到此刻,才将那一句话完整说完。

他无语了。

没想到到最后,自己竟然输在了名剑的自我对峙之上。

是啊

像这类通灵的名剑,又怎么可能忍受自己的同类,压在自己头上

哪怕是徐小受,都不可能让别人高自己一等,除非是在计中。

但此刻

“完了。”

“这下玩大了。”

“就不应该让这家伙尝试的,十几亿卖了一把名剑,这岂不是血亏”

“刚才就应该”

事后诸葛受没有用。

当事人,那叫一个悔恨无比

顾青二带着胜利者的笑容,对着虚空缓缓一个招手。

“剑来。”

还在雀跃游玩的名剑豁然一滞,开始震晃。

但是新生的名剑,又如何抗衡得住已然镇压住了一把名剑的顾青二

“嗖”

名剑飚射,直接蹿至了顾青二的面前停住。

“二师兄威武”

顾青三兴奋得叫了出来。

这一波血赚

仅仅一个亿,便是叫得徐小受倾家荡产。

这一把名剑落在二师兄的手上,这战力翻得,可不仅仅一倍啊

说不得连带着抗衡一下大师兄的可能性,都已经有了。

“徐小受,名剑归我”

顾青二笑着回眸。

“我”

徐小受终于感受到了被人噎住的痛苦。

他绝望着看着名剑,就要点头。

“嚯”

就在这时,焱蟒剑身之中,一道极淡的火焰光芒射开,甚至在场绝大多数人,都不曾注意得到。

还在震颤的焱蟒直接冷却,瞬间便恢复到了石化状态。

再度嗡一下后,它便被锁回了原处。

顾青二僵住了。

徐小受也呆住了。

所有人都懵圈了。

“这”

独独守夜,感受着那一瞬间蓦然出现的力量,感受着顷刻便是被打湿了的后背,心头惊骇着呐喊

“圣力”

我有一身被动技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