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三百四十三章 大结局 三

[2]第三百四十三章 大结局 三

感谢大家对本书的支持,最近发现有一个APP叫石头阅读的,可以换源免费看本书,更新及时,安卓用户百度搜索"石头阅读"直接下载APK文件安装,不能通过应用商店搜索,苹果用户在AppStore搜索"石头读书".

“我倒是看不出来,他还是一个重男轻女之人。”

对于这样的人,夏芷心中很是不屑。

“堡主总要找一个接班人。”

这是庞夫人给出的解释。

按照万毒堡堡主的想法,他是不愿意让叶铭姗跟叶铭辉两人相认的。

故而这叶铭姗跟着去了医学院的消息,一直都被人小心的瞒着。

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两人同时在医学院待了那么长时间,竟然一直都没有见过面。

但是谁能想到,后来两人还是见面了呢。

那所谓的吊坠,也不是两人的父亲给做的,而是两人小的时候分别之时,两人共同捏出来的。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两个如今应该算是安全了。我就说,这叶家的人这么多,为什么万毒堡还要煞费苦心,宁愿冒着这么大的危险,还要去皇宫将人给带出去呢。原来如此。”

听到这两人没事,夏芷倒是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既然这叶铭姗没事,那么穆二也可以放心一些了吧。

“安全?呵呵。”

庞夫人的这声冷笑,让夏芷的心瞬间就提了起来。

不过接下来的,庞夫人却是不愿意说了。

但是说了这些,那也就足够了。

她所知道的事情,估计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陛下,该问的我都已经问完了。”

夏芷看着庞夫人,没有再多说什么。

皇帝的声音从高座上面缓缓的传了下来,“皇叔,你说这万毒堡的人,应该要怎么处置才好呢?”

“陛下,她只是负责传送消息而已,其他事情并没有经手,求您饶她一命。”

说完,他就跪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他的这个反应,让庞夫人的表情很是动容。

“夫君,我对不起你。”

许是庞夫人太过激动了,母子连心,这孩子在庞夫人的怀中,也大声的哭了起来。

一大一小两人的哭声在这空荡荡的大殿之中,显得格外的凄凉。

“饶她一命?你觉得她做了这么多,她的命还能保下吗?当初父皇就不应该心软,放了她的。”

如果不是庞夫人从中作梗的话,又哪里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呢。

“陛下,我愿意让我庞氏子孙退出军营,交出兵权,还望您能网开一面。”

“呵,皇叔,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交出兵权?

要知道如今,这朝中虽说没有庞家的大将出现的,但是庞氏一族的子弟,在中层阶级的将领却非常的多。

这些人大多是做到了千夫长的位置,他们才是连接这军中重要的一环。

如果这些人集体离开的话,这造成的影响绝对是恶劣的很。

“臣不敢。”

皇帝一声冷笑,“哼,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这话虽说是不好听,但是说的却不假。

他为了庞夫人,可以说是将自己的前途直接就给放弃了。

如今不仅仅是他自己的前途,还有这庞家众多子弟的前途,他也想一并放弃。

这个做法,不得不说就有些自私了。

“王爷,您要护着自己的妻子,大家都没有意见。但是,你有考虑过这军中众多庞氏子弟的想法吗?他们在军中摸爬滚打了那么久,用自己的血肉拼出来的官职,就因为你这么一句话就轻飘飘的断送了,你有考虑过接下来他们要靠什么生活吗?”

穆云说到后面,越说越是气愤。

他自己也上过战场,这心中自然是向着这些将士们的。

这些人,他们可能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庞夫人,现在却要因为这么一个女人就断送掉自己的前途。

凭什么?!

穆云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殿上面回想,庞王爷更是低下了头,显然,他也知道自己这件事情做得不太厚道。

不同于庞王爷此时的愧疚,庞夫人倒是挺能豁得出去的。

反正她最坏的下场已经摆在那里了。

“王爷,你不用为我求情,反正我也是活不久了。”

庞夫人这话说的,倒是没有错。

她今日将这些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如果让万毒堡的人知道了的话,那么她肯定是小命不保了。

所以说,不管是皇帝杀不杀她,她都是要死的。

“既然我都已经要死了,我还怕什么呢?”

庞夫人表现的那叫一个淡定。

但是王爷的精神状况却不是很好。

“玉兰,那一年我见到你,就决定了这一生非你不娶。如果你要是去了,我会陪着你一起的。”

看他这说话的神色,这话必然是真的。

“不可以!”

庞夫人的态度很是坚决。

“夫君,你还要留下来照顾我们的孩子呢?”

“无妨,庞家的人多的是,总会有人照顾他的,再说了,陛下也会看顾他的。实在不行的话,他随我们夫妻两个一同下去,不也挺好的么?”

庞王爷此时已经有了一种厌世的感觉。

不止是夏芷,这大殿之上的人都发现这一点了。

庞夫人自然也发现了。

“夫君,你不能这样!庞家还要仰仗你呢。”

“若是这世上没了你,我还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不如早点随你去了,省得你自己一人在那边孤单。”

这旁人说其痴情,还真是不假。

就算是死,这庞王爷也愿意跟着她一同去死。

夏芷看着两人的深情,悄悄拉了下穆云的袖子,道:“大侠,你看他可真痴情啊。我还不知道,这个世上,竟然还真的会有人选择要生死相随呢。”

夏芷原本就是在感慨而已,谁料到,穆云听到了这话之后,竟然凑到了夏芷的耳边说道:“若是你不在了,我也不会苟活的。”

这话……

这话怎么能在这里说,这分明就是在犯规啊!

夏芷一下子从脸红到了脖子。

在这种场合之下说情话,还真亏得穆云能想得到。

穆云在说的时候,就已经料到了夏芷的反应,现在看到夏芷果真羞成了这个模样,脸上忍不住的挂上了笑意。

在这种肃穆的环境之中,这两人的反应可是有些扎眼了。

不过现在重要的人并不是他们两个,倒是也没有人愿意去管他们。

倒是庞夫人听到了王爷的话之后,眼泪要流了出来。

原本必死的心思也松动了。

“陛下,我有话要说。”

“说吧。”

“这事情有些隐秘,您可否?”

“不必了,你要说的事情同你们前朝的宝藏有关吧,就在之类说就是了。在场的诸位,估计也没有人不知道了。”

至于这三位皇子,皇帝也没有打算要瞒着他们。

夏芷跟穆云,想必庞夫人也都已经同他们在私底下说过这件事情了。

皇帝倒是也不怎么在意。

他知道这两人明白自己的分寸。

“陛下,那处宝藏其实并不需要滴血认主。”

“你说什么?!”

听到这话之后,饶是皇帝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建设,此时也忍不住的想要蹦起来。

这两百年以来,玄凤王朝都在致力于搜集前朝皇室后裔,就是为了用他们的血来开启这份宝藏。

但是现在,竟然有人说,开启他压根就用不到这东西?

莫非这两百多年,他们都被骗了不成?

这个说法,让皇帝很是不能接受。

庞夫人让互感第稍微接受了一下这事实之后,就继续开始说了起来。

“陛下,事实就是这样,我不敢又丝毫隐瞒。根据前朝流传下来的记载。在宝藏的拥有人死亡之后,这宝藏就会随机出现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宝藏择主,没人知道这择主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荒唐,你以为你随便说两句,朕就会信了吗?临死之前还不忘了给你们前朝的人留下一条后路,你倒也是忠心了。”

这么荒唐颠覆认知的事情,皇帝自然是不信的。

不止是皇帝,这在座的人,除了夏芷跟穆云,估计大家都是信了的。

但是夏芷却是不信的。

毕竟这空间当初就是无缘无故的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了,不是吗?

“陛下,我说是真的!不信的话,您可以去调查。当这宝藏的上一任拥有者死亡之后,这宝藏就会随机出现在另一个人的身上。这人必须是要距离上一次的宝藏拥有者足够近才行。当初前朝就是根据这个来进行传承的。同样也是因为这个,所以每一次拥有这宝藏的人,都是皇室子孙。同血脉并没有关系。”

庞夫人这话说的虽说有道理,但是皇帝并不相信。

“胡闹,荒唐!”

“陛下不相信,那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根据我家主子的调查,如今这宝藏到底是出现在哪里,已经很难查到了。但是有一个人,却是又很大的嫌疑的。”

庞夫人一边说话,一边将目光转移到了夏芷的身上去了。

坏了!

夏芷看到这一幕,心中一凛。

不过很快的,她就将自己的心情收拾好了。

“庞夫人,你这么看着我,是何用意?”

“没什么,我就是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事情而已。”

庞夫人看向夏芷的时候,这眼中突然之间闪过了一丝笃定。

就好像是吃准了夏芷一般。

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夏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庞夫人说白了就是想要让她出面顶上。

“陛下,我看她现如今这神情已经有些不清醒了,我们还是不要给她太大的压力了,以后还有事情要继续问她呢。

“劳夏大夫担心了,我没事,我还可以继续说。”

还没有等着皇帝说话,庞夫人竟然就率先拒绝了。

“陛下,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堡主能活那么久吗?”

不想知道吗?他怎么可能会不想知道!

这年头,就没有一个人嫌自己命长的,大家都千方百计的想要让自己的性命能够更长一些,再长一些。

只可惜,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重复万毒堡堡主的命运。

“夫人,够了!”

庞王爷看着庞夫人的申请越来越亢奋,忍不住的开始担忧了起来。

他大声的喝止她,但是却没有什么作用。

庞夫人此时就像是压根听不到他的话一般。

倒是夏芷,察觉到这种情况,迅速的用精神力感受了一下庞夫人的情况。

只是这么一看,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

她明明在刚才的时候检查过庞夫人的身体的,压根就没有蛊虫寄生的。

现在为什么庞夫人的脑中会有一个蛊虫呢?

莫非是……

夏芷猛的抬头,看向了庞夫人。

“无念到底是用什么东西制成的?”

夏芷看向了庞夫人,一脸的急切。

“夏大夫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知道?

她应该知道些什么吗?

夏芷皱紧了眉头,“你给陛下下的是蛊毒?”

“没错,不愧是夏大夫,正是蛊毒。”

“那陛下……”

夏芷不敢去看皇帝此时的脸色。

不过想来,估计这脸色也不会很好看吧。

“只要陛下不将自己内心深处的执念给说出来的话,估计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这种蛊虫,是根据人的心情波动来进行的。

因为庞夫人将前朝最大的秘密给说了出来,所以此会触发这蛊虫,让其孵化出来,从而复活。

不过谁能保证,这皇帝最后不会将要说的话给说出去呢。

这也未免太难了。

夏芷扭头看着穆云,不知道如今应该要怎么办才好了。

正当众人说话间,庞夫人的眼眶已经开始充血了。

这蛊虫在其的脑海之中变化的非常的快,此时已经开始有了很大的变化,很快就哟啊威胁到她的健康了。

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庞夫人必死无疑。

“求你救她一命!”

庞王爷这会子二话不说,竟然直接就对着夏芷给跪了下来。

这下子,可是将夏芷给吓坏了。

“使不得,使不得啊。”

这人可是穆云的长辈,就这么跪下去的话,夏芷还真的是承受不起。

更何况,夏芷此时还真的是没有把握可以救得了庞夫人。

这可如何是好。

倒是穆云在一旁看着,道:“芷儿,尽力而为就好。”

庞王爷目前这情况有些不对劲,大有庞夫人一死,他就立马随着一起离开的意思。

这庞氏子弟都在军中呢,这要是庞王爷就这么直接死在了皇宫之中的话,这军中估计是要大乱的。

这个情况,谁都不愿意看到。

当然,穆云对此也是有私心的。

对比起庞夫人而言,他还是偏心于皇帝。

这要是将来皇帝有了同样的情况,这一次救了庞夫人,起码还有一个救治经验不是。

甭管这次能不能成功,那都算是有贡献了。

不得不说,穆云这心中头的打算都很不错。

只可惜庞王爷此时并没有想到这么多,只是觉得穆云这人不错,并且对他投以了感激的目光。

对此,穆云很是不客气的就接受了。

“那好,不过我不敢保证,真的能够将人给救过来。”

“没事,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怪你的。”

“我要从这个地方,将她的脑壳给打开,然后取出蛊虫,你也没有意见吗?”

夏芷比划了一下自己将要做的事情,庞王爷愣住了。

将脑壳打开,人还能活?

不过他看夏芷的神色不像是在故意戏耍他,也就咬牙同意了。

“好,我信你!”

“那好,时间不等人,咱们就开始吧。”夏芷倒是也不是那磨叽之人。

她先是点了一支熏香,给庞夫人吃了一粒药丸,然后让穆云帮忙,将庞夫人给打晕了。

“我需要一处安静的地方,然后让人去我府上,将我惯常用的东西都捎过来。对了,我还需要穆二来给我打下手。”

“传令下去,就按照穆夫人说的做。”

皇帝倒是对于夏芷这手法,很是好奇,他下令让众人全力配合夏芷。

至于夏芷做手术的过程,他也打算全程围观。

不过太后皇后还有三位皇子,就要先退下了。

这种血腥场面,不适合他们看。

最终,这里就只剩下了夏芷,穆云,皇帝还有庞王爷庞夫人几人。

“陛下,你这皇宫之中有剃刀吗?”

“要剃刀做什么?”

“她的头发太碍事了,要全部剃掉才行。”

听到这个,在场的众人的表情都很是古怪。

这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让一个女人将头发都去掉的话,估计醒来之后人会疯掉的吧。

不过在性命面前,这些也都只是小事了。

这个倒是不用夏芷动手。

皇帝在皇宫之中找了个人出来,很是快速的就将这庞夫人的一头秀发给剃成了一个大光头,这手法,这速度,啧啧啧。

夏芷这边也没有耽误功夫。

她找人要来了不少的东西,将这里进行了简单的消毒,然后有命人在一旁烧了开水,准备了烈酒,随时待命准备使用。

等到穆二跟东西一到,夏芷就开始行动了起来。

“过会你们将他给拉住了,不管我做什么,你们都别过来打扰我,不然的话她的性命就危险了。”

夏芷吩咐穆云紧紧的看好了庞王爷,然后深吸一口气,开始了。

这从脑部取出蛊虫,夏芷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此时也算是轻车熟路。

她一步步的动作,最后将庞夫人的脑壳给打开之后,这神秘的大脑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皇帝远远的看着,感觉很是神奇。

而这庞夫人的大脑上面,盘旋着一只蛊虫。

这只就是所谓的无念。

夏芷迅速的在上面洒上了药粉,然后将其小心的从大脑上面剥离开来。

整个过程,她的手都很稳,动作也很是迅速。

等到这一切都做好了之后,她并没有将其给合上,而是将庞夫人给唤醒了。

“夫人,夫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为什么动不了?”

庞夫人的精神倒好算是好。

“您不用担心,很快就好了,现在只是做几个小测试而已。”

夏芷命人刺激她的四肢,问她的感受,确定都没有问题之后,然后才将其给合拢固定了。

剩下的,就是要庞夫人安心静养了。

整个过程,说起来简单,但其实花费的时间却不少。

因为这个每一个步骤,都需要花费大量的心神,并且需要小心翼翼的来进行才行。

当皇帝在一旁看着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腿都有点想要发软的架势。

这……这,这,这未免也太神奇了一些。

人的后脑壳都被剥开了,竟然都不会死。

这么说的话,那他将来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是不是也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了。

“送她下去休息吧。”

夏芷站着做完了这么一场高强度的手术,腿都已经有些软了。

现在的她也就只是在这里强撑着罢了。

庞王爷带人领着庞夫人下去休息去了,这里就只剩下了皇帝跟夏芷还有穆云三人了。

皇帝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夏芷,道:“你这医术,到底是谁教给你的?”

原本皇帝以为,夏芷的这一身医术乃是万毒堡堡主传授的,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事实并非是如此。

如果这医术同万毒堡堡主有关的话,那么这万毒堡堡主又为什么要潜伏到了医学院里头,还让叶铭辉有进了医学院呢。

他们还不是为了从夏芷这里偷师吗。

但是不是万毒堡堡主的话,又有谁能够教出这样的人来呢。

皇帝看着夏芷,心中万分复杂。

“陛下,这世上,总是有高人在的。”

“你曾经说过,那人给了你一坛灵泉,那你师傅肯定同前朝皇室有关了。”

“应该是有关的吧。”

夏芷虽说此时已经很疲惫了,但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皇帝的问题。

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万一哪里回答的不对的话,那么他们夫妻两个所面临的,那就是万劫不复的场景了。

“那朕可不可以认为,你的那位师傅,就是现在的宝藏拥有者呢?”

“唔,也有这个可能。”

夏芷小心的回答着。

“那他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我小的时候见过他,然后后来他就走了。”

“那他是什么模样,长得如何,可有什么比较鲜明的特征?”

皇帝进一步的追问。

只可惜,他的这些问题,夏芷都回答不出来。

她并不想要欺骗皇帝。

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谎言很容易被拆穿的。

“陛下,其实师傅当年,并没有传授我太多的东西,这后面的东西,都是我摸索出来的,您信也好,不信也罢,但是事实就是这个样子。”

夏芷就说了这些,剩下的也就不愿意多说了。

“这个朕倒是听说过,你可是拿了不少的人做了不少的实验。罢了,没人知道就没人知道吧。不过你见识过那灵泉,你说这万毒堡堡主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能活那么久的呢?”

“这个……我不知道。”

夏芷的心猛地一紧。

倒是皇帝状似不经意的说了一句,“穆云,朕记得你小时候养了一只猫,听说现在还活着呢,长得威风的很,还聪明的不像话,你说是吗?”

这话……!

夏芷猛地抬起头,看向了皇帝。

眼中满是震惊。

“事到如今,你们还有什么要瞒着朕的吗?”

皇帝一副心有成竹的模样。

夏芷猛地低下头,然后跪在了地上,“陛下明察,我当年确实是用那灵泉救过白雪的命。还用了无数的药材,因为我知道,它不仅仅是一只猫,还是陪伴大侠多年的伙伴。后来白雪沉睡了一段时间之后,醒来就变成了这个模样,关于这一点,您找人打听一下就知道了。当时白雪受了重伤的。”

当时的情况,可是有不少的人都知道的。

这说法同当时的情况也差不到哪里去。

不仅仅是如此,夏芷还说道:“陛下,灵泉虽说不能生死人肉白骨,但却可以将药材最大的药性发挥出来,所以也就能成为救人的良药。当年大侠有几次受伤,也都是用这灵泉救回来的。”

“就这么一坛子灵泉,你们倒是还舍得酿酒。”

“这不是来了京城之后,想着没有危险了么,再说了,当时你灵泉就没剩下多少,救不了一个人了,所以我就想着,索性就将其酿酒,还可以分给大家都尝尝。”

“这么说来,朕倒是该感谢你的大方了。”

“陛下谬赞了。”

夏芷低头表示感谢。

看着夏芷这个态度,皇帝倒是不知道应该要做好反应了。

“哈哈哈,好,好。”

皇帝大笑了几声,倒是打消了对于夏芷的怀疑。

“你这小子,都是娶了一个好媳妇。”

“陛下,若是无事的话,我们就先退下了。”

“嗯,你们先下去休息吧,我已经让人给你们安排好了休息的地方了。”

看皇帝这意思,倒是没有将两人出宫的打算。

夏芷也不敢提什么意见,只能是同意了。

他们一家三口被安排在了旁边的一处宫殿之中。

这宫中的几大巨头都在隔壁住着,他们倒是也轻快的很。

只是在这里,他们可不敢随意的掉以轻心。

“大侠,你说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出宫啊?”

“应该要等到庞夫人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吧。”

穆云的猜测很准,这庞夫人在皇宫之中养伤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里头,他们就都在这里皇宫之中待着。

等到庞夫人彻底的恢复了过来之后,夏芷也为皇帝清毒完毕了。

陛下不用再受毒素的威胁,这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整个人看起来都轻快了不少。

话说当陛下看到夏芷的时候,这表情也是温和的很。

“这一次多亏了你们帮忙了。”

“陛下您客气了。”

一旁,庞夫人也已经休养好了,她又恢复了夏芷初见时,那个温柔的贵夫人。

“夏大夫,多谢您了。”

“夫人不必客气。”

庞夫人抱着自己的孩子,笑得一脸疲惫。

“经过这一次之后,我这心中都是大彻大悟了不少,这世上的种种,都似那过眼云烟,恩恩怨怨,冤冤相报何时了。”

庞夫人顶着一个大光头说着这些话,倒是让夏芷有种不妙的感觉。

许是夏芷的惊讶表现的太过明显,庞夫人笑着道:“你放心,我是不会出家的。”

“哦,那就好,那就好。”

正当他们在这里聊天的时候,陛下到了。

“庞王氏,我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只要你能够说出那人的下落,我就饶你不死。”

在众人的期待之下,庞夫人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事到如今,你还要护着他吗?”

皇帝一脸的震惊。

“不是我要护着,是我真的不知道。”庞夫人摇着头,“关于其下落,极其隐秘,我并不知情。”

这个倒是可以理解。

毕竟万毒堡堡主如今刚刚做完了手术,应该正在休养之中,不会出来瞎溜达的。

皇帝也知道自己问这个,可能并不能得到答案,倒是也没报太大的希望。

“陛下,臣……”

庞王爷看着皇帝,刚想要说什么,就被皇帝给堵住了。

“皇叔不必多说了,朕知道你的意思。不过王妃做的这些事情,死罪可饶,但是活罪难逃。从此之后,朕命她去看守皇陵,在皇陵的佛堂之中潜心修佛,你可愿意?”

这是要让庞夫人出家吗?

“陛下,这……”

庞王爷还想说什么,却被自家夫人给拦住了。

“陛下,我愿意,我愿意去佛堂。”

她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

这庞王爷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既然如此,那事不宜迟,你们就快些出发吧。”

皇帝挥挥手,命令两人离去了。

夏芷看着两人一起离开,倒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陛下,您还是挺心软的嘛。”

只是潜心修佛,又没有说让她出家,还让两人一起离开,这不就是暗自同意了两人继续在一起了么。

“淘气!”

不等皇帝回话,夏芷就被穆云弹了一个脑蹦。

夏芷脑门吃痛,抬头不满的瞪了一眼穆云。

穆云又伸出了手,替她揉了揉头发。

皇帝在一旁乐呵呵的看着两人的互动,一脸的羡慕,“你们这感情还真是好啊。有的时候,朕还真是羡慕你们。不用考虑那么多的事情,只要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好了。朕在这个位置上面坐着,太多的事情需要考虑了。”

这朝廷之中,大臣们之间的利益之争,还有民生,还有这敌国的虎视眈眈,还有前朝的威胁。

种种,都需要他这个作为皇帝的来操心。

但是却又没有人可以分担。

不得不说,皇帝是真的很累。

“陛下,您是一国之君,您也是当世明君,这些您都可以做到的。”

“是啊,朕可以做到的,当年姑姑就是这么跟朕说的。可是,朕是真的累了啊。”

皇帝将目光投向了远处,忽然之间说道:“你们想看看这前朝的宝藏吗?”

“啊?”

这话题转变的有些快啊。

夏芷看着穆云,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

“你们同朕来。”

皇帝倒是不等两人是否同意,直接就在前面带路去了。

两人跟着皇帝,兜兜转转的去了皇宫的一处角落。别看这地方很是荒凉,但是夏芷跟穆云都可以感受到,这里可是暗藏了不少的力量。

若是有人随意闯入的话,肯定会被人给抓住的。

两人跟在皇帝的后面,倒是安全的很。

皇帝带着两人进了院子,去了一旁的假山。

只见其在假山下面的一块石头上面按了按,然后这假山十几米远一处的凉亭有了动静。

这凉亭的中间,露出了一个入口。

三人进去之后,里面有一个长长的通道。

这通道之中,照明之物全部都是夜明珠,看得出来,这里倒是财大气粗的很。

皇帝毫不在乎这些,他走到了这通道的终点,这里有一个巨大的玉矿石摆放在那里。

当进入到这通道的时候,夏芷就感受到了它的召唤。

等到看到的时候,这股召唤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

这块玉矿石格外的大,两米多高,五米多长,看起来就如同是一堵墙立在那里一般。

“这要是做成了首饰的话,这得出多少套头面啊。”

夏芷看着这玉石,脑中的念头脱口而出。

听到了夏芷的这话,这玉石开始闪烁了起来。

“它,它能听懂?”

夏芷吓了一跳。

这只是一大块石头而已,怎么可能会有灵性呢?

“你还是第一个说要切开它做头面的人。”

皇帝笑着,倒是解开了对于夏芷的怀疑。

夏芷这反应,怎么欧不像是拥有空间的人。

这要是已经开启了宝藏的话,怎么会如此呢。

殊不知,此时在夏芷的大脑之中,夏芷正在拼命的压制空间的波动。

这就如同是夏芷当初看到了那两块玉佩一样,空间波动的厉害。

正当夏芷想到了什么的时候,皇帝忽然之间说道:“说起来,这玉石也算是稀奇,不管你将其分割成多少,只要碰到一起,就会融合到一起来,就像是个活物一样。”

听到这个,夏芷感觉更加的害怕了。

这么一个玉石变成了活物,怎么听起来都害怕的吧。

倒是穆云听到了这个,指着右下角的一个缺口处,笑着说道:“陛下可还记得,当年的时候,我的母亲曾经从这里拿走了一块玉石。”

“哦?”

这个,皇帝倒是不知道。

夏芷很是配合的从自己的脖子之中取出了那块玉佩。

这玉佩从出来之后,就一直表现的要往这玉石的方向飞去。

夏芷索性就放手了。

这玉石就慢慢的飘了过去。

而穆云则是在一旁说道:“当年这玉石被雕成了玉佩,送给了苗家,作为订下亲事的聘礼。后来芷儿被人拐走,这玉佩被那户人家藏了起来,我也是后来费了不少的力气才找了回来。直到后来,她们母女才凭着这玉佩相认了。”

这个事情,很多人都知道,皇帝自然也是知道的。

如今皇帝之所以装作不清楚的听穆云讲一遍,就是为了判断两人是否真的拥有这宝藏。

不过目前看来,两人不知情的可能性应该是很大的。

就在几人说话期间,这玉佩已经飞到了玉矿石的旁边,然后就这么像是水幕一般,融入了进去。

这玉矿石的缺角,也圆满了起来,就好像是从未出现过一个缺口一般。

就算是皇帝见多识广,也不由得是啧啧称奇。

而随着这玉佩融入玉矿石之中,夏芷同这空间的联系也算是中断了。

就好像是一瞬间,脑中少了什么东西一样。

但是这夏芷的精神力非但没有消失,反而像是变得更加的灵敏了。

这不,夏芷发现,这里竟然还藏着一个人。

“谁!”

她冲着一个死角处喊道。

这下子可是将皇帝吓坏了。

穆云一瞬间进入了警戒模式。

而死角处,一个身影缓慢的走了出来。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万毒堡堡主。

“夏大夫,我倒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被你给发现了。”

“刚刚你的呼吸忽然之间变重了,我怎么可能听不到。”

夏芷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两百年了,我终于又看到它完整无缺了,这一次,你可以认我为主了吧。”

这万毒堡堡主用手摸着玉石,一脸的痴迷。

只可以这玉石矿并没有对他有任何的回应。

这人昂起感觉非常的挫败。

“你怎么进来的?”

“这里是我前朝设计的,你以为我会找不到地方吗?”

万毒堡堡主看着皇帝,一脸的鄙夷。

他当初在位的时间也不短,这浑身的气势放出来,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面对的。

只可惜,他对面的三个,都不是一般人。

没有一个人怕他。

“既然你自己撞上门来,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穆云二话不说,就想要上前去将万毒堡堡主给抓住。

但是谁料万毒堡堡主后退一步,将自己都挡在了玉石的后面。

“你来啊,你要是不小心碰碎了这玉石的话,我看你应该要拿什么东西来补偿,你的命吗?”

不得不说,这人还真的是嚣张。

穆云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被夏芷给拉住了。

“大侠,不急,你看。”

夏芷的精神力最强,对于这能量波动也是熟悉的很。

此时,在她的感觉之下,这玉石好像是正在发生一些什么变化。

现在变化越来越大,已经可以肉眼看到玉石的变化了。

只可惜这万毒堡堡主太过激动,压根就没有发现这一点。

就算是他发现了,估计他也不会愿意动吧。

此时这玉石发出的光芒越来越耀眼,整个暗室的众人都睁不开眼睛,不知道对面到底是敌是友。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新文《拐个猎户来隐居》禅猫儿/文

一个因好友背叛而误入时空乱流的冷血杀手

一个因亲人相继离世而受尽世人冷眼的冷情少年

一个简陋的茅草屋,一个用飞机残骸上的材料改造的温馨山洞

两个来自于不同世界,却同样孤独的人

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

两人共同面对世人的冷眼

面对生活的艰辛

猎杀饥饿的狼群

应付极品的亲戚

一起开荒种田,一起打猎

一起在这青山碧水间,打造理想的隐居之地,过着幸福快乐的隐居生活

总之这是两个人日久生情,过着令世人羡慕的,在山林里打打猎,种种田,养点小鸡、小鸭,没事看雪看月亮,童话般的隐居生活的故事。

Ps:书友们,我是馨烟,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空间灵泉之一品医女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