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正文 第一卷江湖路 第五章 结义于大理

[5]正文 第一卷江湖路 第五章 结义于大理

若行在离开山谷之前,并没有把家族苦苦守护的龙蛋带在身上,也没有告诉师傅,而是偷偷的把它放到谷中小湖里,心想只要在这里出生以后,对凡人没有什么作用就不会有人窥视它了,况且有师傅在这里,它也不至于被人发现。话说若行走出山林,到一村镇,询问路人知道了,这里是大理国境内,没有多远就到了大理国国都大理城,若行走在官道之上,顺着官道想进入美丽富饶的大理城看看。此时已是夜晚,若行忽听前面有,刀兵碰撞之声,提气运行,飞身上前,一看,只见数名黑衣人蒙面围着一人打斗,但见那人约三十不到,一身华丽的军服上,染满了鲜血,看来是击斗多时,虽然他已进入先天境界,可是围攻之人也有一个也进入了先天境界,象是黑衣人的头目,其余之人功力也不算太差,这些人攻守得当,训练有素。只见那人,从容不破,以防御为主,攻击为辅,大有敌强我退,敌弱我进的策略,虽多处受伤,但还是潇洒自如,从容应对。这时对方带头之人道:“高将军你,虽然功力高绝,可是现在强弱分明,高将军你还是投降为好。”

被称为高将军之人道:“从你们武功路数上看,本将军可以看出你们乃蒙古人士,我猜得不错,你们这次为了置本将军于死地,潜伏在我大理已有多日了吧,蒙古大汗还真是看得起在下,竟然派了那么高手来刺杀于我。”那人又道:“将军乃大理支柱,高将军的威名在我们大汗蒙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理若没有将军在,那我蒙古大军早就一统天下了,所以我等此次前来誓要取将军性命,将军放心,你死后,我们大汗有命一统天下之后,会放过你的家眷。”高将军哈哈大笑道:“江湖中的义士常有说,大丈夫生一何欢,死欲何拒。况且我还是一名军人,做为军人,生死早已抛之脑后,来,让我们做个决断吧。”那带头之人心道,难怪大汗对此人评价很高,的确是一位值得敬佩之人,道:“结阵,让我们送将军一程。”话音刚落,只见一部分黑衣之人围成一个圆圈,另外一部分又围着圆圈在围起来,成循环模式,而将军在圆圈的中间,看样子是要使出杀招。若行不禁想起自己族人的惨死,也因为同情弱者的心理,一个轻功翻身,手中利剑顺手而出,直次向圆圈中一人,剑贯穿背胸,那人连哼的声音都没有发出,就离开了人世,接着抽出利剑,运气于利剑之上,刷刷几声,已有十余人轰然倒地,这一切,皆在若行的算计之中,因为此时没有人发现于他,他趁其不备打乱阵法,只要那些人的阵法一乱,他可以凭借自己的速度连续消灭一部份人,那么救下次人才有剩算。

那些黑衣人显然没有料到会发此变故,阵法一乱,将军趁势斩杀了几人,与若行相遇,两人背靠着背,警惕地与对方相持下去,将军道:“多谢壮士救命之恩。”若行没有回答他。那为首之人见此变故,定睛一看,原来发现若行还没有进入先天境界,道:“这位兄台,难道你认为你有把握能救得了他吗。”若行道:“救不救得了,得救了才知道,蒙古人难道一向都是以多欺少的吗。”这时马上传音给将军道:“你先缠住其他人,我对付带头之人。”说完,只听“嗖”的一是声已到那人面前,那人见状,也惊叹道:“好快的速度,来得好。”蒙古人喜欢摔交,所以一般都是修炼力量为主,防御力极强。将军正在和其他人混战起来,没有了为首之人的参与,将军可以挥洒自如。若行刚一近身,就发觉那人一道气墙挡住了他,让他无法前进,若行冷哼一声,使出猎擒剑法中的伏虎降龙这一招,由于对方实力太强,他一开始就使用了杀招。招式一使出,气墙顿时散去,那人道:“原来我小看了你,你竟然有此绝妙的剑法。”那你也接我一招道:“横扫千军。”说完,双手打出一道道拳气,直朝若行打来,因为他知道,这次不能刺杀高合的话,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所以一出招也使出了绝招,以求速战速决。若行只觉得铺天盖地的力量象自己扑了过来,已故不得师傅所嘱咐的不能使用,阴阳诀。况且现在是晚上,大家又在拼杀之中,应该不会注意到他使用什么武功,也没有想到第一次出来就遇到如此功力的高手,于是阴阳诀使出,阴阳诀有个好处,就是能利用八卦太极的形式把对方所发出来的内力掉转在击向对方,若行弃剑双掌结出八卦图形,图形将对方发出的力量,又掉转了过去,那人见次情形,忙飞起身子躲过一击。接着若行,拾起利剑,猎擒剑法使出击象对方,两人交战在一起,若行不与他硬碰硬,当对方发出极强的力量,他就一速度躲开,那人已有些心慌,和若行交手,总是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若行也是感觉怎么也近不了他的身,也无法伤到他。两人已过数招,感觉天慢慢变亮,此时对方的人马已不剩多少,将军此时如修罗一般,不停地杀戮。满身是血,只有看到眼睛珠在转。那人见此时天已微亮,心道不可在战,只有先回去在另想办法,于是趁若行不注意,抽身退出,道:“今日到此为止,来日在陪兄台痛快一战,走。”若行见状也没有追击出去,因为他知道追出去也无大用,伤不了他道:“来日定当奉陪。”那人随后传来道:“在下耶律文风,敢问兄台尊性大名。”若行答道:“在下杨若行是也。”

那些剩余之人见耶律文风走后,也跟着走了,这时若行看到将军轰然倒地,应该是用力过多,虚弱而已,若行忙扶起他,随后给他输了真气,这时将军醒了过来正要说话。若行道:“先不说话,你先调息一下恢复体力。”将军听后忙盘膝运功调息,不一会儿将军恢复了少许体力,站了起来,若行此时也运功一周天,全部恢复了体力。若行这是第一次杀人,并没有像有的人第一次杀人而呕吐不止,他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这可能是曾经见到族人被杀时的情况,杀人并没有让他赶到恐惧。将军道:“今天多亏壮士救命之恩,在下无一为报,请受我一拜。”也许是两人共同经历过了生死,若行对他感到一种亲切的感觉,忙道:“不可,我刚刚听他们说你乃大理国将军,大理国一向和南宋交好,而我又是南宋之人,救你是应当的,怎敢受你一拜。”说着忙扶住他,没有让他下拜。将军道:“既然这样,那以后壮士有用得着的地方,在下必当赴汤蹈火,再所不辞。”若行道:“将军不要壮士前,壮士后的叫,我叫杨若行,你就叫我若行吧。”将军道:“既然壮士你都这样说,以后也不要将军前,将军后的叫,我叫高合,你就叫我的名字吧。”两人说完同时哈哈大笑。

若行道:“这样叫你也不恰当,我今年刚刚成年,有十八岁,我想你比我大,我就叫你大哥吧,顺口一点。”

将军听到,道:“没有想到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以后前途无量啊,我今年二十有六,我就托大称你为若行,哎不如我们结义为异姓兄弟如何,不知若行你可否愿意。”若行道:“大哥,我不图有什么前途什么的,只要得报大仇,就心满一足了,既然大哥看得起小弟,我也没有多少亲人了,那我们就结拜为兄弟。”高合听后,马上单膝跪在地上,拱手对天道:“我,高合,与杨若行。”若行也一样道:“我,杨若行与高合。”两人同声道:“苍天为证,结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说完两人互相掺扶起来,若行道:“大哥”,高合道:“二弟。”两人心中的喜悦无法表达。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凡人修仙传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